天坑 慎fo 躺尸

Pirates -[叹封叹/友情向/架空海盗paro]-

*偏友情向,无差。

*一些科普贴在最后。

*海盗船长x守塔人作家。

*有插图和人设,方向正在画,到时候应该和文一起放子博。

Pirates.

  傍晚归巢的海鸥叫醒了塔底伏案而酣的封不觉,他迎着和暖的海风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提起玻璃盏,里面装满了灯油。背后沙滩上的脚印一深一浅。

  今晚王叹之将带着他那艘过去式的海盗船,向着灯塔的光亮归航。

  “这差事真麻烦……”封不觉念叨着登上塔顶,徐徐将灯油倒入容器,然后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呲地伴着火味儿点燃灯油,看着眼前跳动的火苗就地而坐。

  天色暗了下去,夜色只留下了灯塔的光热。封不觉顺着石阶,扶着墙面小心地下了塔。在不远处的渔村草草...

关于儿童节 -[封吞/年龄操作有/短]-

Before

“为什么我要陪你这个小朋友来游乐园过儿童节啊?”

吞天鬼骁装满零食的包挂在封不觉肩上,后者有气无力地跟在一手爆米花一手可乐的他后边儿。

“你的编辑让我把你从家里拖出来取材,还不是你自己拖搞的关系?不然你就算是在家里发霉我也不管你——……”

吞天鬼骁鼓着装满爆米花的嘴放慢了脚步。封不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摩天轮底下有个正在发放气球的小丑。

“想要?”

鬼骁的眼神闪了闪。

十五分钟后,封不觉将圆滚滚的红色氢气球绑在了吞天鬼骁手指上,笑着揉揉他的头发。

After

“为什么我要陪你这个老龄儿童来过儿童节……”

已然成年的吞天鬼骁打着哈欠走在封不觉身旁,顺势舔了口封不觉...

下雨了  -[叶黄/架空/短]-

*清明相关

@音域崩坏 的点文,大概是糖……?(这样一想,我正经写过的叶黄短篇糖真是少啊……包括这篇的构思都很容易往BE跑偏,不如说一开始想到这个脑洞的时候就想到BE结局了)

*背景为民国,可能有BUG

*没落资本大家的大少爷x传统医药大家的大少爷

01.

  公元一九二七年的清明,景行桥上,叶修跳了下去。

02.

  今年清明时节的杭县,少见地迟迟不降下雨来。黄少天推开檀木窗,看着院子里透过桃花瓣洒下的光斑,自信一时内变不了天,便落下手中的油伞踏出门去。

  他是被嘱托去购置黄纸的。尽管万般不情愿要亲自去商铺,但府内上到黄老爷黄夫人,下到厨子丫头,每个...

不知道什么时候百粉了……

随便地开个点文吧,低调地不打TAG

虽然看上去lof不打TAG的话阅读量为0,到时候没回复就写自己的脑洞好了。

全职限叶黄,惊悚不限,嗯。

梗要惊天地泣鬼神(?)的那种

Lovin' u(❤


策薨,瑜陨,会于忘川彼岸。

自孙伯符摔了第一只碗,每逢初春,孟姑便又重新递上一只。

孙伯符摔了十只碗。

第十一只,是周公瑾摔的。

直至魂魄的碎片彼此缠绕,顺着忘川的河水奔向死无葬身之地。

二人都不曾向阎王老爷屈服。

谎言背叛谎言  -[疯封/水仙/短]-

*我要做一件大事

*本来是【关于封不觉周围那群神经病的两两三三 】中的一个,后来发现画风与之前迥异……遂单发。

*水仙 水仙 水仙!

(这个TAG好像很难打……)

*既然是这种设定,私设一堆,娱乐向请勿当真。

*迷之片段式性冷淡风。

01.

  封不觉曾是信奉科学的唯物主义者。

  然后他遇到了伍迪和古尘。

  后来封不觉是信奉科学的不可知论者。

  然后他遇到了疯不觉。

  ——是的, 尽管他在打开家门后的第0.03秒就把自家大门砸回去,再用0.1秒眨眨双眼,一边念叨着是昨天玩游戏玩太晚产生幻觉了,一边再次打开了家门……

  疯...

恶魔角与福音书 -[叹封叹无差]-

*和方三岁的脑洞,Paro见此,教皇叹和魔王封,大概是无差

 劳烦点一下上一行↑的蓝字链接,那是人设。

*并不是原来预定的正文,写不出正文懒成一滩死水,混个番外向傻白甜的谜风。

等她画完大概就能写出来了吧(一百年后


01.关于翅膀

  一般来说,魔王的翅膀都被封不觉藏了起来。

  王叹之看不见,但它确确实实就在封不觉的背后扑棱扑棱。

  被王叹之不小心撺在手里拔走一大撮羽毛的时候在扑棱扑棱,躺在床上被王叹之的脑袋压到的时候在扑棱扑棱,就连王叹之做完祷告拿神杖跟他打闹时,被神杖戳到的翅膀也依旧坚挺地扑棱扑棱。

  “咦……这附近有鸡吗,我手上怎么有乌鸡的羽毛?”

  “...

反社会人群的自我狂欢

*不是文,只是脑洞

*贩罪+惊悚乐园

*梗见图


1.封不觉的场合

“灾难?”

“哈!喜剧词。”


2.天一的场合

“世界末日?”

“喜剧词,该让我回窝休息会儿了。”


3.顾问的场合

“战争?”

“你说战争?当然是喜剧词吧。”


4.血枭的场合

“幸福?”

“我不需要,悲剧词。”


5.吞天鬼骁的场合

“暴力?”

“喜剧词啊,哪来那么多麻烦事。”


6.王叹之的场合

“血腥?”

“啊……听上去很不好呢,喜剧词。”


7.X-23的场合

“天网?”

“对你们来说有够糟糕吧?喜剧词。”


8.黎若雨的场合

“爱情?”

“悲剧词。...

死亡的掮客 - (02) - [封吞/军事架空]

*前文直通车:   01

*活在脑洞,死在中途。


02.

  夜色将至。

  扣押着封不觉的特部军车缓缓驶入地下室,片刻后被全程蒙着眼的封不觉背着拷牢的双手,与身边的王叹之一起等待着。

  “我说小叹,直接送我去关押区得了,还等谁呢?”

  “觉哥,虽然我们是发小,现在我和你暂时可算是敌对关系啊……你还是安分一点吧。”王叹之整了整军装,没有回答封不觉的问题。

  王叹之,男,军事世家出身,隶属于陆军特种部队,五大长官之一,中将。

  封不觉耸耸肩,左手手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右手手心。

  五分钟后,随着电梯下落、门开,青年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打晕他。...

一个意义不明的顾天儿子梗,是真的意义不明……


某年某月某日,世界和平。

专业搞事的逆十字濒临失业边缘。

组织大脑竟和老板吵起了关于儿子更像谁的问题。

“我喜欢喝番茄汁。”

“我喜欢喝咖啡。”

“所以……”“说吧。”

——“你更喜欢哪个?”天一顾问齐齐问道。

“我喜欢喝…………”封不觉看看顾问,再看看天一。

他们脑子可能是瓦特了。

“清汤挂面的汤。”


——————

…………………………………………………………………………………………意义不明

诸事不顺

我可能是废了

卒。

2017年1月31日。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