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4)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本章为回忆杀


-Ⅳ-


  那天叶修已经持续每天带黄少天出门的日常有一段时间了。这次去的是叶家管理下的一家规模不小的赌场。叶修和管理赌场的那些人关系不错,见到黄少天之前三天两头地就往赌场里跑,每天坑了赌客大堆白花花的银子拍拍屁股就走人。

  但实际上那些钱叶修从来没拿走过,都是临走前交给赌场的人还给那些赌客,并且给他们偷偷捎上一句话——“下次耍老千高明点儿,别让我这个业余爱好者都能看到你袖子里的牌。”

  叶修当然不是业余爱好者。他年少不懂事那会儿,整个赌场都因为有个“叶大少爷”坐镇,没个赌客敢来白送银子。

  所以说…他坑的向来都是那些犯规赌客的“钱”。对于害怕失败而不择手段的人来说,面子和钱是可以划上等号的。即使他们没有损失任何财物,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这件事,足以让他们痛心疾首半把个月。

  一般情况下,这些赌客便不敢再在这叶大少爷的赌场耍老千;当然也有仍然自不量力心怀仇恨的,偏偏把少天带去时就给碰上了。

  那时叶修把少天放在吧台内的椅子上,自己在旁边和赌场老管——魏琛——扯着皮,一边仔细观察着赌场内各个赌桌的情况。毫不例外地,果然是被发现了个在赌桌下动手动脚的人。看上去并不起眼,长得贼眉鼠眼的倒还真是做这种勾当的长相。

  刚成年的被誉为“叶赌神”简称“叶神”的叶修大大,就这么嘴里叼着烟斗径直走到了那张赌桌旁,拍拍那贼眉鼠眼的肩:“兄弟,带我一个呗?”

  这兄弟一看就是第一次耍老千做贼心虚,被叶修轻轻一拍竟然吓得一哆嗦,惊叫了一声手中的筹码哗啦一下都散在了桌上,慌慌张张地身体向前扑去把筹码用双臂圈了回来,这才回头看向叶修支支吾吾地说道:“啊?……好,好…”

  “新来的吧?”叶修见他这反应愣了一下,随后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嗯?对、对我今天刚来……”对方带着胆怯和疑惑的眼神看向叶修,悄悄把身子移远了叶修,左手攒成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叶修只是看看他的左手,意义不明地笑了一声,抬起头来环视了一圈赌桌内的人:“开始吧。”

  周围的观众早就纷纷议论开了,赌桌上的赌客也暗暗发怵,用警惕的眼神面面相觑。

  叶神往哪儿桌坐了,哪儿桌就有人耍老千。这已经变成了赌场的一条常识。

  于是这赌桌便在每一个人审视的目光下扫来扫去。除了叶修,赌客们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注意到有哪道不怀好意或怀疑的视线注视着自己时个个都昂首挺胸面露凶光瞪了回去,这是在说,别看我别看我,我没耍老千!

  至于那位耍老千的小兄弟……疑惑着气氛的改变的同时,发现无论他怎么替换手中的牌,叶修似乎都有办法压制着自己。又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后,他终于忍不住向叶修看去…对上了叶修的视线。

  那就像是一只小猎物一转身便对上了躲藏在草丛中的狮子那凛冽的目光,正对着野兽那扑面而来的热气——已经逃不掉了——深深的恐惧让人陷入绝望。

  他再次一哆嗦。和上次不同,他直接被吓得手一松站了起来,袖口、衣袋、裤管里藏着的牌瞬间因为重力滑落到地上,暴露无遗。

  没等叶修说话,他便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赌场大门。

  “百米冲刺啊?”叶修眯着眼看着门口飞扬的尘土吹了声口哨,回头对赌客耸耸肩,把那兄弟和自己的筹码一挥手放在了一块儿,再用手一推放到赌桌中央,“行呗没我的事儿了,你们继续继续”

  赌客们很快反应过来,一阵少不了对舞弊之人的唏嘘,闹哄哄地嚷了一阵眼神却不住地往赌桌中央大堆筹码那边瞄去。

  可能是还想说些什么,叶修刚张开嘴没来得及发出声来,赌场的另一端猛然地爆发出喧哗声;赌场虽本就嘈杂,但从小混在赌场中的叶修瞬间就察觉到了这声音和赌客们买大买小、懊恼、炫耀的不同——这是砸场子的仗势,夹杂着魏琛高八度的怒吼。顾不及这桌,叶修匆忙地一面说着借过一面用胳膊拨开人群朝事发中心走去。

  “怎么了老魏?”他来到了魏琛身后,拍拍他的肩站到他身前看着面前明显不怀好意的赌客,对身后的人问道。

  “我靠……”魏琛回过头大概气得还没反应过来,先深呼吸了一口气,“老子在这赌场当头儿这么多年还没见到个出老千都理直气壮的小混混!”

  今天作弊的人是不是多了点?由于目前急于了解情况,一丝疑惑只是瞬间地在叶修的脑海里过掉没有再深究。

  “胜利本该就是不择手段的。”面前的少年轻幅度地耸耸肩,对魏琛明显含有侮辱性的词汇置若罔闻,“舞弊也是自身能力,用它取得胜利有什么错?”

  “哎哟现在的小年轻的世界观……”身为刚成年人,叶修叹了一口气最终转过身,“青春期哪会听那些臭道理啊?走了走了,能被你魏琛发现出老千的技术咱们就不欺负他了,啊?”

  见叶修就这么走了,少年突然就急起来,尖声叫道:“哎你等等!”

  叶修身形一顿,但没有回过头来。

  魏琛看到叶修的眼神一愣,再眉头深深地皱起——从抿紧的嘴角间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操!”,等他再反应过来时,叶修早就拔腿跑开没了人影儿。

  叶修发誓即使是被狗追他也没跑这么快过,就连撞上了人也不管也不说声借过,眼边的景物由远及近、再在余光的极限快速消失,即使有跑步时的颠簸他的视线中心仍然紧紧盯着一个人不放开,用他最快的速度直直地跑向吧台——刚才转身时,他看见了黄少天,正在被想离开吧台的黑衣男子抱着的黄少天。

  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在想什么?已经不记得了。

  黄少天,他的少天,正在别人的怀里。

  黄少天,他的少天,正在被企图带走。

  黄少天,他的少天,正在离自己远去。

  只知道比幼时遇见赌场斗殴甚至差点卷入时还要慌张,周围的声音多么嘈杂都没办法听见,反而只剩下无限放大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一拍一拍——

  砰、砰…

  像是太鼓般,每拍都沉重得连回音都使人心惊,每一拍都像个锤子重重地击打在心脏上面,脑子里只剩“少天”两个字,想喊出来却被深深的恐惧吞噬。

  以至于当黑衣男子察觉到自己被发现后慌慌忙忙丢下黄少天就跑时,他连余光都没给黑衣男子一眼,直接冲向黄少天将他从地上抱起,后怕得有些发抖,抱着他将头埋入黄少天的肩窝紧紧地握着他的小手不敢放开,感受着手心传来的人偶冰冷的温度,喃喃着重复着黄少天的名字。

  ——少天,我……



——TBC——

评论
热度(24)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