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5)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Ⅴ.


  清晨的旭阳洋洋洒洒地将阳光照射进树荫间的斑驳,叶修刚从睡梦中醒来意识模糊、习惯性地手往旁边摸索着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一瞬间清醒起来心脏咯噔一下拥被坐起转头朝旁边看去,几秒后才想起来少天现在正在沐秋那儿的事。


  松口气后不知不觉地又躺了下去。


  沐秋说是今天带少天去见什么制造者?叶修将手臂抬起放在眼前遮住对于刚起来的人来说过于刺眼的阳光,最后还是决定侧过身去背对着窗,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最早也得傍晚回来吧。


  不用照顾黄少天,叶修仿佛又回到了成年前无所事事的模样。以前无聊了是怎么办的?


  ……往赌场跑。


  对赌场已经有了不好的回忆的叶修,洗漱完从洗漱间出来时想到这就皱皱眉,最后叹了口气,一年半多没去看看了,还是去看看老魏那家伙留下了多少烂摊子吧。


  “赌”,本身是件因人而异的娱乐项目。对它的态度、心态和目的不同,它所散发出来的气场也就不同。它会在有高雅情趣的人身上光芒璀璨,也会在生活颓靡的人身上发腐发臭。


  叶修喜欢和前者处于一张赌桌上。但无奈人的贪婪、对金钱的迷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轻易消除的,赌场中多半都是为了金钱而赌,为了“赌”而赌的赌客少之又少。


  当叶修迈入许久没光顾的自己的赌场时接待员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客气地微低下头用没有感情的语调朝门内伸出手:“欢迎光临。”


  “好好干。”叶修走过去时顺便拍了拍他的肩鼓励道。


  后者一愣,抬起头来对着这极其熟悉的背影端详,一个被无数赌客敬畏的名字逐渐在脑海里浮现出来——


  “叶修?!”


  “哟!老魏。”


  “哟?…………叶修!我靠你小子好啊可够狠心这一年来都没来过!”魏琛见了叶修一下子从扎堆围观的群众中脱离出来跑过去猛拍着叶修的肩膀,“还怕你家少天丢呢?”


  “老魏…要我给你买个剃须刀不?”叶修看了一眼魏琛下巴上没修理干净的胡茬儿。


  魏琛伸手一抹自己下巴摇摇头——男人嘛,粗犷点儿!


  被魏琛吸引了注意力,叶修这才看到他旁边还站着个少年,看上去比自己小个几岁,黑白的赌场工作服在他身上被穿出了清秀的模样。


  魏琛顺着叶修的眼神朝自己旁边看去,把手搭到少年肩上一副这是我小跟班的样子解释道:“因为你个懒癌这么久没来,喏,招来的工作人员,挺有能力的。”


  “喻文州。”少年没有在意魏琛过于江湖的举动,抿着唇微笑轻轻地点头示意,伸出手,“叶神好。”


  “文州啊?好啊。”叶修也上前握住了对方的手,随后又放下指指魏琛,“跟着这邋遢的老家伙还真是辛苦你了。”


  “别看文州这样!老魏当初赌牌输给了他所以让他进来了!”


  喻文州和魏琛都还没来得及搭话,不知道吧台里哪个工作人员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靠!谁喊的?!”一下子被揭了老底,魏琛立即转身气势汹汹地挽起袖子朝吧台走去一边骂着,“小兔崽子最近胆子肥了啊你魏老大都不认识了?!”


  吧台里马上传来“哎哟我错了我错了叶神你瞧老魏又欺负人呢”的叫嚷。


  “谁让老魏也只能欺负你们这些坐吧台的?”叶修刚说完就听见魏琛似乎又朝这边说了句什么,他笑笑转头重新把目光放在了因为赌过了老魏所以引起他好奇的喻文州身上,对方也颇为尴尬地耸了下肩。


  “来一局吗?文州。”


  被叫到的少年愣了愣,然后缓缓点下头。



  “请多指教。”



  只不过…这是个没有悬念的赌局,平平淡淡的开头,也简简单单的结束,辜负了看热闹的赌客们心里的期望。


  结果是毋庸置疑的,从小在赌场泡大的“叶神”可不是白来的外号。让叶修喜出望外的是,喻文州大概是他所欣赏的为“赌”而赌的赌客——和自己在同一赌桌上,他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紧张或害怕,甚至是以淡如止水的心态和能称得上精明的技巧悄然结束了这场试探意味的赌局。


  叶修从兜里掏出烟,见喻文州看着递过来的烟迟疑了一会儿便笑笑扔给了旁边的魏琛:“加油,比老魏有前途。”



  莫名又被损一下的魏琛无从反驳,只好接过烟来点上踹了叶修后脚跟一下高声骂了句粗话,看看喻文州最后仰起头来对着空气长吐一口气,烟雾瞬间在低空形成烟圈再慢慢晕开,无声息地消散在赌场的喧闹之中。



——TBC——


评论
热度(19)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