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7)-(10)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Ⅶ.

  阳光是什么颜色的?

  在叶修很小很小,小到刚学会说话时,叶爸爸曾盘腿坐在客厅里对着玻璃门后的院子,向左手一个叶修右手一个叶秋这俩兄弟提问。

  “白色?”“是黄色!”“也有金色的……”

  两个小孩并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叶修已经忘记当时叶爸爸是怎么回答他们的了,只是隐约地记得那时他们还没能懂那个回答的含义,但他明白,那是一个极具深意的回答,也许哪天回想起来他会抬起头来对着天空深呼吸一口气,再慢慢地把胸腔内的气吐出来,无言。留下的只有种种不可言喻的复杂情感。

  此时的他怀里抱着刚洗完澡几乎被过大的浴巾包住全身的小少天,手勾着叶修的脖子小小的脚丫欢快地轻轻晃动着,软糯糯的甜音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喊着“叶啾”,水珠顺着发丝啪嗒滴落在木质地板上,被叶修一路抱回了卧室里,水也滴了一路。

  身后的佣人见了不由得无奈地叹口气,对他们微微鞠躬道了声晚安关上门后连忙找寻着拖把。

  小少天一被放到软绵绵的床上就一个欢腾没站稳打了个滚,愣愣地回过神来对上叶修的视线咯咯地笑开了。后者看见浴巾慢慢从小少天身上脱落暗暗地喉结一动,连忙爆了手速帮他穿好衣服,再拿起浴巾盖到小少天湿哒哒的头发上。小少天眼前突然一黑没来得及反应,突然叫着叶啾的声音就带了点哭腔,叶修只好把动作放温柔了把黄少天眼前的浴巾撩起。

  “我在呢少天,别怕。”

  “嗯……"小少天重见叶修把眼眶里的眼泪硬是憋了回去,伸出小拳头紧紧地攒着叶修的衣角乖乖地不再乱动,让叶修给自己擦干头发,小黄毛随着叶修的动作一颤一颤。

  "少天啊。”叶修见小少天闭起眼睛微鼓起嘴不说话的样子手上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心里咯噔一下慌张地开口找话题,“你觉得阳光是什么颜色的?”

  小少天抬起头盯着叶修。

  “嗯?”

  “……黑色。”

  “哦黑色啊……黑色?!”叶修的手一抖松开了浴巾,浴巾顺着小少天的头滑了下去,有一瞬间他在担心黄少天的心理健康,在床上盘腿和小少天面对面坐下,“为什么说是黑色?”

  “因为……因为……”小少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不辜负叶修担心地又没站稳往前一扑扑进对方的怀里,自己揉了揉鼻子挣扎着起来伸出手把手放在叶修的头上,眼里满是认真地闪着光,“叶啾……头发,黑色!”

  ——因为你的头发是黑色的,所以那便是阳光的颜色。

  看着小少天蹦跶着跳下床去玩的背影,深呼吸一口气,再慢慢地把胸腔内的气吐出来,无言。留下的是不可言喻的情愫正在渐渐发芽。

  “你们的颜色,便是光的颜色。”

  老头子那时候说的话,也许跟这个差不多吧。


  儿童的活力总是超乎你的想象,在对新接触的世界的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的活力几乎能跟运动员媲美。也不知叶修的房间里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小少天从房间的衣角哒哒哒地跑到另一角,爬到床上再爬下去站在书桌上看着叶修笑,躲在窗帘后一动不动再突然“哗”地一声冲进来,冲进叶修怀里,乐此不疲地在这个属于他们两个的小天地里乱蹦。




  终于,小少天拖沓着步伐嘿咻嘿咻地爬上床,往叶修身边一倒把头闷进枕头里,发出惬意的呼吸声。


  “才刚醒来第一天就累了?这样可不行啊。”叶修看着玩累的小少天累兮兮地躺在自己边上眨巴着眼睛,笑了笑收回揉着他头的手撩起他刘海,俯下身去轻轻在他额上烙下蜻蜓点水的一个晚安吻,“晚安,少天。”


  “唔——”闷在枕头里的回应变得低沉,像是堵了一面墙传过来的声音。

  叶修好笑地看着小少天突然翻了一个身脸猛地一阵通红,变成了“//////"的捂脸样子,伸手熄了灯。

  少天,我等你长大。

  -

  第二天。

  “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沐秋神色复杂地看着一夜之间长高到叶修胸前的黄少天。

  “这样?”叶修毫不犹豫地转身俯下身去撩起黄少天的刘海再一次亲了上去,再现了昨晚的情景。

  ——“哇啊啊啊叶修你干嘛这是在外面啊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啊!!!”黄少天这次依旧是满脸红晕,但由捂脸变成了轻轻用拳头敲打着叶修的前胸。由于成长成了小学生模样,黄少天的心智也随之成长,对自己昨天口齿不清喊“叶啾”的事儿羞耻到不行。

  叶修顺势伸手握住黄少天的手腕看着他的红晕:“不叫叶啾了?”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黄少天被叶修握着手一哆嗦安静下来,低着头让鬓发遮盖住自己红头的耳根,瓮声瓮气地反驳。

  苏沐秋看看花了一年长成初中生的苏沐橙,再看看花了一晚上长成小学生的黄少天,扑面而来的挫败感一瞬间向他袭去。

  活个ball。

  苏沐橙只是看看黄少天跟自己极速缩短的身高差,意味深长地留给叶修一个眼神牵走黄少天玩去了。

  ……我可不是变态啊,沐橙。叶修在心里无力地反驳道。

  “然后?怎么样?”苏沐秋又坐回了他柜台内的专座,随手拿起了身旁的一本书摊开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在看。

  “你指什么?”叶修则是随便找了个能看得见少天的地方,不顾苏沐秋的阻止直接坐在旁边的货物箱上。

  “Hybrid Child啊。感到制作者简直是天使是上帝是拯救世间无数宅男的hero了吗?”

  若是平常的叶修这时早就对苏沐秋夸张的言辞不屑一顾地嘲笑嘲笑,但此时他只是看着视线里笑容如天使般的黄少天,托着腮回答。

  “是。”

  “少天他……,是超及天使、上帝和hero的存在,他同样也是我的阳光。老头子他们没想到我真会对少天感兴趣吧,人都送来了,哪有不收下的道理?他们忙他们的事业,我陪我的少天,偶尔去去赌场让赌神亲自教他什么叫赌,回家的时候被治愈治愈,以后没刚醒来的时候那样直白的可爱也没事,相信无论哪样的少天都有那个能力让我变得离不开他。这不挺好的?”

  苏沐秋一愣,打量着叶修满是温柔的视线,暗暗在心里感叹着爱情的力量。把自己的视线也放到正放声无顾忌地笑着的黄少天身上时,他沉下脸色来,闭上眼无声地叹了口气。你要知道hero并不是万能的,叶修。

  “对了沐秋。”叶修想起什么突然转过头来没注意自己打断了苏沐秋的冥想,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一拍放到柜台上,“解释一下,让少天送这个给我几个意思?”
Ⅷ.

  苏沐秋顿了顿身形,视线放在叶修缓缓移开的手下的差不多半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机械上。

  “这个,是接收器吧?”

  “对啊。”苏沐秋毫不掩饰地点点头,两指捏起那接收器举到眼前,“你上次不是说在赌场里少天差点被偷走吗?追踪器我昨天已经放到他身上了。喏,看紧点,别让他丢了。”

  “少天也不是多小的孩子了吧,这点看管能力我不缺。”

  “拿着吧,以防万一呢不是?”苏沐秋对他笑笑,手轻轻一抛将手里的东西向叶修扔去。

  叶修反手接住后张开手心看着手里的接收器,犹豫了会儿像是又想起了那次不愉快的经历,那种滋味可不好受。他便握紧了手心将接收器放到裤兜中。对于苏沐秋有跟踪器这种事他几乎是见怪不怪的,苏沐秋从来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神秘的出身和神秘的店铺。叶修没见过他的父母,只知道苏沐秋用各种办法拉扯自己长大顺便还养了个沐橙,杂货铺里从不缺鲜少在外见到的东西,但也做着正规生意。

  “好了少天,别玩了,我带你见见别人。”

  “要走了?”苏沐秋见叶修站起身来准备招呼着黄少天走,意思意思地问了声。

  “去赌场。”叶修拍了拍听见呼唤立马乖乖跑到自己身旁的黄少天的头,“见见老魏和文州。”

  “……叶修别拍我头,会长不高的啊!”黄少天头一低躲开了叶修的手,摸了摸自己被弄乱的一头黄发朝他不满地嘟囔。

  “有我在你还怕长不大?”叶修只是嘴角扯出一个笑,却也依着黄少天把拍头的动作改为捏捏他婴儿肥还没褪去的脸蛋。

  黄少天对他吐吐舌头做个鬼脸,拍掉叶修的手率先哒哒哒几步跑出店门,想了想回过头来对苏沐秋和苏沐橙挥了挥手。两兄妹也抬起手挥了挥当作回应。

  “路上小心。”“这次别把你的少天弄丢了。”

  明媚的阳光照得黄少天的头发暖洋洋的,随着一步步走路的动作、风一阵阵的吹过、几根不听话的翘起的毛一动一动,几根发丝还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光圈在他身上聚集又散开。


  叶修朝他伸出手张开手心,黄少天搔搔自己的脸颊抬头看着他,最后露出小虎牙笑着将自己的小手放在叶修的手心里任他拉着。他似乎还处于醒来的高涨心情,跟着叶叶修身后哼着歌,小奶音已经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青涩味道,嘴边带着褪不去的笑意低头专注于踢着脚前咕噜滚的小石头。

  “少天。”

  “嗯?”

  “……”叶修看着身边的少天如此乐忠于踢石子,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敷衍地应了声有些哭笑不得,晃晃握着对方的手提醒他注意,等人抬头看着自己了才举起另一只手指了指几步路远的赌场继续说,“这叫赌场,上次带你来过了。……要记得跟紧我,不要乱跑,不要松手。”

  “好!”也不知黄少天还记不记得那时候自己被偷偷抱走的事,为了让叶修放心一般反过来把叶修的手握紧了许多,对上叶修看过来的视线后另只手自豪地举了个“V”,“我不会跟丢的。”

  叶修先是确认了赌场今天也正常地工作后领着少天径直走到了吧台前,和早就注意到的喻文州点头示意了一下顺便朝他做嘘声的手势,转过头来对着吧台里枕着手臂伏在桌上睡得正香的人抬手就往肩膀上使劲一拍——“早上好啊老魏!”

  “我操痛痛痛谁啊?”魏琛被吓得一个扑腾就跳了起来,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肩膀朝叶修看去破口大骂,“叶修你大爷!知道爱戴老人不?这一拍被你拍死了虽然你家有钱但也不能这样乱赔吧!”

  “偷懒是吧?”

  “……我开玩笑呢。这不最近天干物燥眼睛酸疼吗……”魏琛脸色一变,心里卧槽一声差点忘记这家伙也算是自己的上司了,连忙赔脸色笑笑,这才注意到叶修身边还站着个眼熟的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子,愣了愣,疑惑地开口,“你的黄少天?”

  叶修点点头。黄少天也颇懂礼貌地说了声你好。

  “…我靠!!叶修你个畜生!!!”

  “想哪去了你?哥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遵纪守法,什么都没做。”

  “……叶神好,这是?”喻文州见他们吵了差不多了走了过来,对黄少天露出微笑自我介绍道,“我是喻文州。”

  “我是黄少天!”黄少天说完合拢嘴,瞧了瞧喻文州学着他露出个抿嘴的微笑,滑稽又可爱到让人发笑。

  “老魏没跟你说过吗?Hybrid Child,我昨天焦躁了点也是因为这小祖宗。”

  你确定只是焦躁了“点儿”吗?喻文州不说话,只是暗暗想道。黄少天似乎不怎么喜欢小祖宗这个称呼,抬起头来有些气鼓鼓地对叶修喊道:“黄少天!”

  “好好少天……我给你取的名我还不知道吗?”叶修有些无奈地伸出手戳了戳他鼓气的脸颊,把气戳没了再放下重新握住他的手。

  “叶修。”

  魏琛突然沉下声音。

  “怎么了?”

  “我们还是一群单身汉子……这里不适合你,你走吧,在我想要打你之前,你赶紧走!”


Ⅸ.

  叶修和在外工作的父母,是不怎么去联系的。除了赌场的情况,他们并没有什么话题可聊,更何况这赌场也是父母早就不再想继续的营业,一开始是叶修自己独自把这项工作给扛了下来。

  至于叶秋倒是经常问叶修有没有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意愿,即使次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也毫不气馁地,一遍又一遍地问,用尽了各种各样一下就能识破的借口。比如他们带出去的名叫叶点点的狗死了,叶秋已经用过不下三次了。

  所以在他和少天刚从赌场回到家,玄关附近的电话铃铃地响起时,他也以为是自家弟弟又打电话来了。

  “不去。”叶修刚走过去接起电话,没问清来人就直接对话筒直截了当地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的沉吟,叶修刚察觉到这声音的不对劲儿,对方又继续用透过电话显得更加沙哑老成的嗓音打断了叶修的话,“我是你老爹。”

  听到这的叶修嗤笑出声,不自觉地耸耸肩转过身去靠在墙上,把站在一旁疑惑地看着自己的黄少天拉到身前单手揉着他的头发。黄少天刚想反抗,考虑到气氛的不适便垮下肩膀,干脆就靠在叶修身前抬起头直接对上叶修的目光,静静地等着叶修通话完。

  对此叶修稍稍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无奈他现在正在跟自家老爸通话,只得任着黄少天。电话那头的人见叶修迟迟没回应疑问了声,叶修才收回目光继续搭理。

  “老头子啊。哟,你会来找我挺少见的,怎么了?”

  “我作为一个老爸,没事就不能来找亲儿子了?”

  “…当然能,那您是来唠家常了不成?”

  “跟你唠家常?我可不懂赌场的事怎么唠啊。那只Hybrid Child,怎么样了。”

  “少天啊,挺好,最近刚醒来可黏我了。”话音刚落,黄少天意识过来不服气地使劲摇了摇头,轻轻说了句“谁黏你了”,丢下叶修熟门熟路地跑回叶修的房间,砰地关上了门。

  ——看着他的背影叶修有些哭笑不得地补充,“就是不知道怎么的,一夜之间成了傲娇。”

  “我靠死孩子你对他干了什么?!”

  “……怎么你也想那方面去,什么都没干,相信你亲儿子。对了,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看看亲儿子体会到我们这些老人家的良苦用心没有,怎么样,养个孩子不容易吧?”

  ……


  叶修再次沉默。叶爸爸开始怀疑起电话是不是出故障了,拿手拍了拍话筒。

  “行了行了别拍了。”耳膜受到折磨的叶修嘶一声头一偏,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老头子,你让我理解你的方法错了。”

  “怎么?”

  “容易。你是没看到少天那咻地成长速度啊,可容易了。”

  “…………儿子,你到底对他干了什么?”

  最后,叶爸爸因为工作原因匆忙挂了电话,留给叶修一句话:照顾好黄少天。

  放下电话的叶修目光放空到远处,心里只是对叶爸爸莫名关心的奇怪。虽然叶爸爸绝对不是绝情的人,倒不如说他的性格放到现在也是讨喜的,但是……一般和孩子相隔两地的父母,在通话时最后一句,“照顾好自己。”才更为恰当。

  难道那老头子想让少天代替我跟他们工作去?开玩笑似的,他在心里这么调侃了一番,来到自己房门前扶上把手刚想开门,咔吧一声硬生生地被卡住。

  黄少天把门锁住了。

  怎么一夜之间就成这样了呢,想不通的叶修被这个可爱的举动逗笑了,只好无奈地站在门前用手轻轻敲着门,拖长了语调学着童话里“小羊小羊快开门”的故事喊道:

  “少天——,可爱的少天,叶修回来啦,快开门吧。”

  良久,门从里面打开了一条缝。

  叶修低下头去,看到了门缝后黄少天气鼓鼓的脸颊,抬眼瞪着自己的还忽闪忽闪的眼睛。看得叶修愣了神。他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嘴唇,微张着嘴,推开了门在黄少天面前蹲下,看着他,最后,下意识地说道。

  “少天,我喜欢你。”

  在那句告白的很久很久以后,叶修每每回想起黄少天那时还童稚的泛着红晕的脸,那时还年少天真的闪着泪光的眼睛,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那时,他只是静静地掐灭了指间的烟头,转过头对着窗外几年如一的景色,久久回不过神来。

  两个月后的炎炎夏日,蝉虫开始在树间无休止地鸣叫,眩目的阳炎彻底让人无法直目面对,除了天性爱玩的孩童,街上鲜少有人闲逛。

  叶修和黄少天也是如此。

  苏沐秋的杂货店内,黄少天此时正死气沉沉地直接趴在地上,恨不得整个脸都贴上去陷在这短暂的冰凉中,叶修坐在一旁看他这奄奄一息的样子笑了声,干脆也躺在他身边转过头去跟黄少天面对面。

  “没想到身为Hybrid Child的少天大大没有体温调节功能啊。”

  “去去去能怪我吗……我怎么知道我会出故障啊!还好还好沐秋有良心要不然我连醒来的功能都没有真的是太可怕了,是不是我小时候被你摔过才这样啊叶修你不要骗我!”

  “行了别说小时候,你刚醒来那会儿多可爱?”叶修啧啧地看着黄少天现在俨然只小个自己几岁的脸,凑过去,“再叫声叶啾我听听?”


  “靠叶修你滚开!谁没有个黑历史啊!”黄少天被戳到羞耻点一下子一个激灵爬起来,心虚地加大了音量转过头去给叶修留个后脑勺儿,赶紧扯开了话题,“你说苏沐秋为什么还没回来啊说是和苏妹子一起批发冰棒才答应帮他看店的,结果他店里连个空调没有几个意思几个意思还得跟你在一块儿趴着!不过的确挺凉的……”

  说着说着,黄少天又慢慢趴了回去,赌气般地仍是给叶修看后脑勺,后者只是不计较地习惯性地伸手去揉揉他的黄发。


*10:http://imglf0.nosdn.127.net/img/ZlBUQ0ZKK2hkSWpGOFVWYTRlajRtYzNwNGpFc3FPVVRxU2NwYmUwS3hRby9lTDJhS00rQjhRPT0.pn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7Cwatermark&type=2

↑第十章图片地址,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发怎么被屏蔽,也并没有R18,始终不知道被屏蔽的词是哪些,心塞。

评论
热度(18)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