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14)-(15)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ⅩⅣ.


  一夜无梦。


  醒来时,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无意识地在自己肩头蹭了蹭,柔软地起伏着酣睡的呼吸。


  黄少天在夜里的睡相一直不大好,不说翻来滚去踢开被子树袋熊般横抱着枕头的行为,有时甚至还能把叶修给踹下床去;但是随着星辰交替,深夜逐渐在晨曦中淡淡褪去,鱼肚白泛上了天空,他就安静下来,无意识地在睡梦中寻找着叶修的臂膀,侧着蜷缩在叶修身边一动不动的,乖巧地就像刚出生的小奶狗。


  叶修也习惯并且享受着这时格外腻人的黄少天,他垂下眼眸仔细地用手指轻轻梳理着乱蓬蓬的黄发,正如对待宝物那般。


  那当然,黄少天,本身就是叶修的宝物啊。


  从困意中挣脱出来了,叶修赤脚从床上起身,习惯性帮黄少天掖好被角才离去。


  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这么早起过,空中的晓雾未歇,晨鸟也还未鸣,夜里似乎下了雨,脚边走过些许浅浅的水洼,仿佛整个街道都浸在了泥土的清香,清晨的一切都还在未苏醒的状态,一切都是朦胧又神秘的。


  叶修走在好闻的晨雾里,脚步在清晨缓慢的节奏里显得有些急忙。


  杂货铺的门果然没在这么早的时候就打开,但他并没有犹豫,掀开门帘抬手在门框和屋顶间的缝隙里摸索着什么——杂货铺是间小矮屋,还带着个小阁楼。很快就摸到冰冷的铁制物,叶修拿起它,这是杂货铺的备份钥匙。


  开门就见苏沐秋卷着床被子在杂货铺地上睡着,睡得并不深,因为叶修一开门他便打着呵欠起身看了过来。


  “……见鬼,什么风把你这么早刮起来了?”


  苏沐秋第一反应就是看看窗外,太阳并没有当空照晒屁股,相反,它连山头都还没爬到。


  “羊癫疯。”


  苏沐秋刚想笑,就发现叶修今天心情不好,很不好。他看见叶修用后脚尖背身拉上了咯吱作响的木门,明白事情不对只好站起身来把被子随手扔到柜台上去:“怎么了?”


  “我爸跟叶秋,昨天他俩回来了。”顾虑到沐橙还在阁楼上做着美梦,两人说话声音很轻,好比窗外朦胧的晨雾,“然后,他跟我说了少天的事儿。”


  “……少天的事?”苏沐秋脸色一变。


  叶修看了眼他,把他的表情变化收在眼底并没觉得吃惊,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全部。沐秋,我猜你是知道的?”


  苏沐秋低下头来,刘海的阴影遮蔽了他的神色。


  意想不到的是 ,不出几秒他就重新抬起头,嘴角带着意义不明的,夹杂着讽刺和无奈,还有别的什么的笑,大大方方地承认:“我知道。”


  “嘿?不用拷问犯人了不是该高兴点吗?”看着叶修愕然的表情,苏沐秋拍拍他。


  叶修深吸一口气,说道:“谁料得到这犯人太没骨气了,也不挣扎下。”


  苏沐秋这次很爽朗地笑了笑,摇摇头。


  “——所以,你爸知道我的事儿了?”


  “他不知道,他不过是觉得有内鬼。我想那老头子的智商不是低的,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没猜到你身上去,但是看来……真是你啊。”叶修把目光刺向苏沐秋,而后者也毫不畏惧地对了上去,全盘接受。


  “看来还是旁观者清啊……总感觉对不起你家那位叶总呢哈哈哈。你想知道原因吗?”


  叶修呵呵笑了两声,“你说呢?”


  “沐橙,就是现在在阁楼上安静地睡着的沐橙,你天天见到的沐橙,也是集团的计划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和你的少天是等同作用的。……你懂吧?”说到一半,苏沐秋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叶修,像是在等他把这句话里的信息琢磨完,再不可置信地接受。


  叶修也确实如此。他刚从少天的事里反应过来,怀着自己的挚友和这事有关联的猜疑,又被告知将她当做妹妹看待的苏沐橙,也是这事件的中心环节。一时的信息量太过于庞大,就像一下子从日常走向节奏极快的非日常,即使是叶修,他也需要给自己的大脑一点时间去容纳一下。


  “……你的意思是,如果内鬼是你,你完全可以直接从沐橙下手?”终于,叶修的大脑处理完这些信息并且飞速运转,得出了结论。


  “不愧是叶修!”苏沐秋拍手轻轻地鼓起了掌,夸道,“但是事实摆在这里了,我就是那个内鬼。准确来说……是那些内鬼。叶修,唐氏在盯着少天和沐橙,盯着他们拥有的那些无法用任何价值衡量的信息,这是你我都知道的。我对妹妹般的感情永远无法让沐橙成长至20岁,唐氏自从明白了这点之后就开始想尽各种办法来夺取,其中一种就是——咔嚓。”


  苏沐秋抬起右手合成平掌,在脖子前做了个横切的手势。


  “为了沐橙,我只能这样。你应该比我更懂。”“好一个无间道。”


  两人的笑容苦涩得像深夜里溶不开的咖啡,苦得发胀,苦得发烫。


  “我信你。不过,我来这里可不只是来听你忏悔的……沐秋。”叶修率先在笑容里退去,叹口气问道,“我该怎么做?”


  “你们两个的事我没办法插手。”苏沐秋摇头,“但是你对少天的感情谁都看得出来足以让他到20岁,唐氏根本不会急。之后的事,必须你自己去决定了。”


  晨雾逐渐开始向变得明亮的天空散去,叶修重新走出了杂货铺的门口。


  突然,他回过头来,半开玩笑地问:“对了,你上次给我的跟踪器,别不是什么间谍武器吧?”


  “心眼可真多,还信我呢?想多了想多了,本该是那样的,我把唐氏的追踪器随便安在一只家猫身上了,怎么样,你沐秋哥还是很有良心的吧?”


  “算了吧!无间道。”


  这次在屋外,苏沐秋放声地笑了出来。晨鸟已经捕虫归来,在翠绿的树间此起彼伏地鸣叫;一家家窗户已经打开,清晨和煦的阳光照进他们的家里;街道的一天,已经悄然到来。


  正当叶修准备走时,他瞬间又沉下脸色,严肃的眼神盯着叶修,被放得极其低沉的声音一个个字刺激着叶修的耳膜——


  “记住,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和这件事有关系。所有人。”


  -


  回到家时黄少天第一个冲了出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叶修?叶修?!!真的是叶修?!那个不到大中午就死不起来的懒鬼叶修?!”


  “大清早就死黏着别人的小孩少天 ,你主人买烟去了。”叶修走过去抬手敲敲黄少天的脑袋,叼着烟走进家。


  “……我靠你你你解释清楚我哪里粘人了谁是小孩了啊??”黄少天恼羞成怒地出口反驳,又意识到什么一下子跳起来跑过去一把夺走叶修嘴里的烟,“呼、呼——”地鼓起金鱼嘴把火星熄灭了,喊道,“不是答应我禁烟了吗你别当我能上你声东击西的当看不到!来来来!把从沐秋那买来的烟都给我!仁慈的黄少天可是为了你老了之后的身体健康着想啊才帮你管着那些一闻就特别臭的烟盒!——咦,我身上的烟盒呢?叶修!叶修!!”


ⅩⅤ.


  在这个世界上,不愿袒露真相的有两种人。


  一种是为了对方将事实放在心底的人,一种是遵守规则放弃向对方倾诉的人。


  叶修自从被告知了黄少天的身份,就注定了他要保护好他的少天,自己去承担、解决这一切。


  苏沐秋自从在那街道的角落被年轻的叶董轻轻扶起拍掉他身上的灰尘,就注定他要在两个集团的商业纠纷中游走。


  黄少天自从在那个集团被给予思想时起,就注定了他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Hybrid Child。——仅仅是思想,而不是生命。


  而苏沐橙...她从一开始,就丢失了自己本有的一半价值。


  究竟谁比谁更苦更累,谁比谁更拥护对方,谁的牺牲更多,已然无法比较出个所以然来了。


  那晚,起居室里从叶父提到黄少天起,气氛就很凝重,凝重得诡异。


  “你说...少天他不是Hybrid Child是几个意思?”叶修蹙起眉,像质问一般地反问道。


  “……对不起。”


  叶父的道歉太过突如其然,叶修少有地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然而,叶父没有留给他反应的时间,像是赎罪一般紧闭着眼睛。


  “少天,那孩子,是我们集团机密文件的藏匿点。这份文件很重要,足以影响到全国的商机,你能明白,它就像一群饿狼之间的救命羔羊。一份文件,就能决定在几年甚至十几年内,谁是商业里的霸主。


  “这个社会只要一牵扯到利益,就会变得无比复杂和肮脏,......对不起,老爸这次没有遏制自己的野心。


  “这份文件是我派去唐氏的卧底经过十几年的准备得到的,但它的实施难度过于一步登天,无论是唐氏亦或我们的叶氏,至今都没能实施。


  “我们渐渐藏不住了,唐氏甚至其他的大集团都意识到这份文件被我没盗取。所以......


  “我们能想到的最安全的藏匿点,就是一心向主,社会人际关系干干净净,外表也最不被怀疑的Hybrid Child身上。取而代之,用来藏匿的
Hybrid Child丧失了一部分的机能,比如你的少天无法自动调节体温。


  “第一个试验品藏了一半的文件,结果是一开始很成功,唤醒后她的主人因为某种我们刻意为之的原因,无法给予她足够的爱成长去接触更多的人,原本就应这样不被人发现地继续藏匿下去......


  “但是和叶氏并肩的商场巨头显然不是吃素的,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安排了卧底,我们用这种方式藏匿文件的消息被唐氏发现;这个卧底我们也还在查。


  “原来我们想将另一半文件藏在你最不可能爱上的男性Hybrid Child身上。甚至改造成无法唤醒,但技术不足,最多做到只有达到至死不渝的感情才能将那孩子唤醒的程度,我们只需要有能力实施文件了将文件取出;不过,即使是不可能的情况,当他成长为20岁时,逐渐开始被叶家周围的人熟知时,他的机械运作便会......彻底停止,收回文件......


  “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你会唤醒他的......所以现在这个局面,所有人都没预料到,我们只能采取后者的行动。


  “对不起,儿子......”


  叶修心头一颤。


  他是第一次看见,一直在商场里叱咤风云掌握商机的创业者,一直在公司里倔强凛冽身负威望的叶董事长,一直在家里忙忙碌碌无心顾家的叶当家,一直在他们面前昂首挺胸从不服软的叶爸爸,自己的父亲,那个很早以前开始就丢下自己的父亲——他的爸爸,在他的面前,低下了高傲的头。


  夜里还未入睡的知了不厌其烦地躲在枝干后,躲在草丛里,像是在嘲笑谁的狂妄自大,嘲笑谁的无能为力,嘲笑谁的愚昧无知,嘲笑整个世界的荒谬,它们肆意地笑着,张扬地笑着,嘲笑着。


  “爸。”经过仿佛是几个生生世世的沉默,叶修的声音格外的平静,就连他自己也不懂,这份平静是在逃避还是放弃,但他已经无心思考了,他仅仅用平平淡淡的语调,平平淡淡的眼神,平平淡淡地,就像叶父当初是多么平淡地同意那个傻逼提议一样,将言语化作毒箭射向自己父亲的心脏,“你做过很多决定,我都没有立场作评论。但是这次,你错了,从一开始。”


  叶父微张着嘴,看着叶修的背影,他想说什么,但是他发不出声音,甚至一个简简单单的音节都没办法从口中说出来。刚才对自己罪行的坦白,仿佛就花费了他毕生的勇气。


  叶修能很明确地感受到心脏在剧烈地跳动,他的呼吸很重,太阳穴在隐隐作痛——他所能做的,只有反复地深呼吸,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梳理着这件事的始末来控制自己烦躁的情绪。


  首先,老头子说要唤醒少天,要非常深厚的感情。他很清楚,在那个时候,别说深厚和至死不渝了,对少天的感情甚至还没跨越过爱情。所以整整两年也没把少天唤醒。那么……在唤醒的前一天,他把少天放在了沐秋那,第二天,小少天就活蹦乱跳地蹦进了叶修的怀里。答案极其显而易见,这件事和苏沐秋脱不了干系。或许就是那个“卧底”的可能性也很大。


  接着,是他第一次发现少天没有体温调节功能的时候。那时的少天稚气刚脱,紧皱着眉头双手攒着自己的短袖,小心翼翼地抬眼问叶修:“叶修,我是不是添麻烦了?”叶修伸手揉揉他的脑袋,笑笑说,怎么会。那时不过当作了制作失误。


  最后,少天那只能达到20岁的年龄。叶修的心脏猛地漏了一拍,他现在几岁了?只比自己小一两岁了吧?距离二十岁没多少时间了吧?


  少天会离开自己。
  
  一想到这,渐渐在梳理中平复下的躁动又猛地蹿了上来,刚才的平复都成了徒劳。


  他会离开这个世界,作为商业斗争的牺牲品。


  他甚至没有哪一刻是真正为自己活过。


  即便他第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多么兴奋,眼里闪着的光是多么耀眼。


  心头的痛由暗暗地、隐隐地,在叶修意识到这一切的瞬间,化成了绞痛。痛得快要不能呼吸,有什么在逐渐吞噬着他的理智,有什么在放纵着他心底的躁动——


  “哎叶修?你和你爸终于说完了啊!叶秋他刚刚认清了路自己去房间收拾行李了我呆在旁边也不好嘛所以刚好回来……你怎么了?”


  就是这张笑容。这张何时何地都闪着光芒的,与太阳媲美的笑容;这张能让叶修平静下心的笑容——会跌入深渊……


  叶修再也无法平静,最后一丝理智的神经终于因为紧绷,啪地,断裂。


  他粗暴地抓起黄少天的手。


  少天,我们走,走出这座深渊。


  然而下一秒,他一下子失重跌落于深渊,身体极速降落,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一片黑暗里。


  叶修只身一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黑暗里。不见了黄少天,他开始呼喊,一次一次地呼喊少天的名字,一次比一次急促,一次比一次大声,恨不得将自己的声音传遍这整片黑暗。


  终于,从远方传来的不只是自己的回声,隐隐约约地,有黄少天轻轻呼唤自己的声音。他发了疯地向那儿跑,却撞上了一堵墙。叶修!叶修一个激灵,这次是从自己的身后传来的。没有一点犹豫,他重新抬起脚,但……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四面八方,这片黑暗的四面八方,陆陆续续传来了黄少天的声音,就像隔了一山谷,幽幽地从很远很远,远到叶秀永远无法追及的距离传来。叶修再也无法迈着坚定的步伐,他的双脚被灌上了铅。


  在黑暗中,他能明明白白地看见,一汪水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脚底,然后变成了一湖水,慢慢涨上自己的膝盖,自己的腰部,胸口,最后的脖子。耳边还是黄少天呼唤自己的声音——如果找不到少天,他将溺死在这片黑暗里。


  他开始心慌,终于做出了些许反抗,拖着那沉重的,仿佛被人拽着般的双腿,慢慢慢慢地朝其中一个声音的方向走去。“叶修,你去哪儿?”这次是自己身旁的声音。不再是单纯的呼唤,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委屈,也有点质问的意味。叶修再次迷茫了,他停了下来,四处看看,然而在黑暗中极其有限的范围内,什么都看不到。他咬咬牙关,在漫上喉结的 冷水中艰难地行走着。


  ——“叶修!!!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


  他听见了这么一个声音。


  叶修愣住了,那一刻冷水变得温暖起来,水位开始逐渐下降,逐渐从他喉结褪到了胸膛,再从胸膛很快褪到腰部;在黑暗中也能逐渐清晰了视线,伸出手来自己五指的轮廓越发清晰。最后,他一眨眼,回到了黄少天的身边。


  此时的黄少天急迫地抓着叶修的手,看见叶修的眼神恢复了理智。


  那晚的事,叶修已经不记得多少了。他只记得自己一个人在黑暗里走了很久,而恢复意识后,黄少天几乎快要哭出来般紧紧抱着自己。


  两个人像是互相安慰一样,静静地让担心受怕后的第一个吻来平复彼此的心情。


  叶修也便决定,必须靠他自己,去守护那会发光的笑容。
  
——TBC——

评论
热度(15)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