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16)-(17)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16.

  黄少天喜欢发牌荷官这个职业,俗称派牌,代表赌场众多工作人员中技术最好的人站在赌桌旁,和一桌的赌客一起如狼似虎地盯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筹码并将其吞并。但是呢,发牌荷官也有犯傻的时候,就像一个知识渊博的人脑子短路认为5+7=13一样。所以,在发牌荷官的不远处总会有一个人盯着发牌荷官,以便在他犯傻时补救,这是督察。


  明面上是这么说的,心里谁都明白,督察更多的是赌场上层工作人员或是赌场值得信任的心腹,他们在监督的不仅仅是发牌荷官的脑子短路,还有“送牌荷官”的情况。

  而在赌场里监督赌客是否出千、闹事的就是普通的安保了。黄少天每每来串门时都会兴致冲冲地推开一名发牌荷官自己顶替上去,而那名发牌荷官被叶修拍拍肩后也只能沿口唾沫在门口蹲着数蚂蚁。


  刘小别和喻文州都尚且还是安保,但这时他们就会自觉轮着做黄少天的督察,一是因为凭黄少天的技术和身份不用派专业的督察上阵监督来浪费资源,二是多了叶修这个安保督察发牌荷官能同时是胜任的老板,安保们也不用把双眼擦得那么干净,他们不必太过担心安保的工作。也算是赌场高层有意让两人观看黄少天的赌局以此来作为历练。


  对赌场这些分工安排一窍不通,以为只是单纯地给客人筹码让他们自己你争我抢自己人只需看着点的工作的叶爸爸和叶秋,正虚心地听着黄少天的介绍。黄少天自然是把发牌荷官讲得更详细些,看着两人赞许的眼神满意地点点头,一脚跨进了赌场。

  “哎这位小哥今天也是你啊!来来来让点位置你去吧台歇着吧随便喝钱都算叶修账上!”可能是想在父子两面前出出风头,黄少天这次比以往更加兴奋地跳进了赌桌,打发了发牌荷官,对叶秋招招手,“叶秋你也要和叶爸爸叶修他们一起谈公事吗?没有的话来这里来这里来这里我带你见见世面!我跟你说这群赌客可狡猾了尽是想出老千!喂你们这次别出了啊也不想想上次那个人是怎么被魏老大踢出赌场的……”

  叶秋转头看看叶爸爸和叶修,两人算是点头默许了,才无奈地走到黄少天身边。叶修似乎是很放心黄少天,见刘小别一脸不情愿地走过来靠着墙站着,没有多说什么带着老头子就继续走到吧台。

  赌场老板事实上都是没有大事绝不动身的类型,只是近两个月来由于黄少天,叶修来得实在频繁,这次赌客们也没有好奇发生什么事,只有几个人压低了帽檐,躲在帽檐下看着叶修身后的那位大人物。

  “老魏!…方锐?”

  “叶修?我靠你可算来了,我昨……”魏琛本在倚在吧台上跟吧台内的方锐指着张纸研究着什么,听到叶修的声音一转身,一下子看清了叶修身旁带着微笑的老男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结巴着继续说下去,“……天发现了几个,几个人……老老老老、老板?!!”

  “不就是叶修吗你反应这么大干嘛?”吧台里的方锐不屑地抬起头,刚说完话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嘴一下子又被撑开来,“……老板??”

  “小魏小方啊!跟着叶修这孩子谢谢你们了!”魏琛和方锐都是叶爸爸还没对赌场撒手不管时就来了的人,叶爸爸对这两个和叶修一起席卷筹码的人也是记忆深刻。那时叶修是领头狼发牌荷官,魏琛和方锐作为左右手一个督察一个安保管得清闲,偶尔也上上阵,把赌客们虐得好一阵赌场都没有生意上门。最终叶修还是被老头子给撵了回家。

  魏琛和方锐连忙点头哈腰鞠躬地说着“哪里哪里应该做的”,对旁边的叶修一概不理。敢情这两个人一见老头子就忘了亲老板呢?叶修没有忘记这个赌场不在公司管辖范围内的事实。

  方锐自从赌场重新正常运营后转到了管理部门,就是那些幕后管账单回收发放筹码的心腹,平时也很少出来露面。这次居然坐在吧台里,恐怕也是为了魏琛刚才提到的事。这样叶修倒是奇怪了,魏琛和方锐并不是不懂的人,那几个人是商业门外汉这点他相信他们两个人是看得出来的,严重到方锐都露面的程度实在是小题大做。便在那三个人聊天之际伸手拿起那张纸——不如说是,海报。

  “……距离唐氏赌场开业仅十五天?”

  海报上的大字让叶修哑然,更何况是叶父。唐氏打算开个赌场了?明面地在和叶家下挑战书?这分明就是找上门来抬杠。纵使他们千想万想,千猜万猜,都想不到这唐氏居然直接找上门来了。目标当然是……

  “少天!黄少天!”

  叶修着急的喊声淹没在赌场的喧嚷中。黄少天正在很是愉悦地圈着一大堆筹码到发牌荷官的区域,那颗黄脑袋在人群中极为显眼,一面向叶秋讲解各种牌型和排序,一面让这桌自叹倒霉的赌客一点一点乖乖上交着自己仅剩不多的筹码。

  叶修突然想到在刚开始,黄少天还没醒来的时候,那个他差点在这赌场失去黄少天的时候。

  “老头子,我先带少天走,等会儿接你们回去。”他咬咬牙,放下海报,快步穿过一个又一个赌桌,来到黄少天身旁。而黄少天才刚注意到,嘴上的笑意还没消失,疑惑地问他:“咦?叶修?你怎么来了?我赢得正开心呢你看有这么多——”

  “少天,先跟我去……”叶修说到一半,想去拉黄少天的手,猛地顿住。

  不能让黄少天深入这个事件,不能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这里有老头子,有叶秋,有魏琛和方锐,少天也这么大了,没事。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里映射出的自己,有点邋遢,不知怎么就栽在了黄少天身上的人。最终叹口气,笑了笑继续伸出手拍拍他的脸颊。

  “没事,我自己去沐秋店里进些货。”

  而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着叶修走远,揉揉自己刚刚被拍过的脸颊小声嘟嚷:这不要脸的老叶什么时候不揉头发变成拍我脸了……思考无果,拍拍竟因为一个小举动有些小粉红的脸,甩甩头拍拍赌桌,看着自己赢回来的筹码又咧开嘴重新笑起来,“来来来我们继续!赢的别走输的别逃啊!打败了我这黄少就把这些筹码都给你们!!”

  “谁他妈打得过你啊!!!”
17.

  实际上,那天黄少天的表现有些反常。以往黄少都是快节奏地一波带走大量筹码拍拍屁股走人,今天前半场虽然如此,后半场却突然像是累了,只不过消遣着玩玩般并没有多着急,赌客们猜想也许是旁边有个叶秋这个新人的原因。

  显然不是如此,越是新人他就越爱表现。叶秋似乎也发现了什么缘由,本来没怎么搭理黄少天的垃圾话,也开始慢慢配合起黄少天的话来。两人一唱一和的,加上黄少天这数量垃圾话的功力,这让这场赌局比预想中漫长许多。

  即将终盘时,叶秋向赌桌说声抱歉先走一步告辞,和黄少天两人对视一眼后抬腿走出赌桌,向吧台走去。中途还伴随着道路两边的赌客们“叶老板”“叶神啊”一声声的招呼。看来这些人很正常地把他当做是叶修了,他稍微松口气。

  “叶秋呀!几年没见……还是跟叶修长得一样。怎么样,还记得我们吗?”魏琛老早就准备向叶秋打打招呼。

  “那当然,魏琛和方锐嘛!”叶秋笑笑。他来赌场的次数虽没叶修多,也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但是人脉他还是掌握地极好的,再加上他对商业的头脑好,有时赌场的幕后部有什么事也会开开玩笑地问问叶秋的意见,……结果,通常都是很管用的,吓得幕后部在那自愧不如。那时,叶秋是个初中生。

  “不过……”叶秋没有忘记原来的目的,跟魏琛方锐嘘寒问暖了会儿,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将手放到背后掩护指了指黄少天所在的赌桌,“先帮我查查那张赌桌上的人。还有,附近的看客和赌客也要。”

  “怎么了?”两人虽是奇怪,也是极有默契地,魏琛看人方锐翻帐。魏琛常年在吧台守着,对某些常来的客人他能直接念出名字来;至于那些实在因为老了记不住的面孔,就让方锐这熟悉账本的去查一查今天的筹码登记了。

  由于赌场幕后常年的好习惯,每个赌客每天所购买的筹码旁边会附上他们选择的赌桌号码和对应的发牌荷官、督查,本来的目的是按照参与赌局的次数给员工发工资,这时却意外地让工作量少了很多。这工作虽然不大,但一下子也没办法让他们一下子写下来,叶秋就接着解释:“那些人,看到我没反应。”

  “……什么意思?”两人一愣,他们不傻,吃惊过后大脑也反应过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下子紧锁住眉头。叶秋和叶修当然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任何人第一眼看上去都不能分清到底谁是叶修,谁是叶秋,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那赌桌周围的人,在看到叶秋穿得衣冠楚楚和听到黄少天给叶秋介绍赌场事项时,一点疑惑也没有。一,叶修平时穿上西装的时候……那大概是整个世界都变成黄少天的时候;二,黄少天需要给叶修讲解赌局吗?反过来还差不多,在两个月前。黄少天和叶秋都已经习惯叶修和叶秋是两个不同的人了,第一时间也没意识到。真正意识到时,是赌局进行到一半,不知谁开玩笑地起哄道:“让叶老板的弟弟也来一局!我们平时被欺负惯了,今个儿这么个好机会浪费了不欺负回去可不行!”当时虽是一片笑声,黄少天和叶秋心里却都是咯噔一下,陪陪笑。

  这次叶修大概真的过于紧张黄少天了,这个小细节居然一开始没发现。在众人的意识里,即便是一开始,叶修也会发现事情的不对劲。这便是叶修,那个总是超乎人们预料,一次一次刷新人们对“强”这个字上限的存在。……不过,在黄少天那里,他同样也是一次次刷新下限的存在。

  在方锐停笔的一瞬间,赌局刚好结束,一桌人中首先是黄少天只身一人急冲冲地跑了过来;此时刚好赶上问候完幕后部的叶爸爸回来。“怎么了?”叶爸爸看着几人的神色比刚才更不对,连自己的儿子都来凑了个热闹,心想着又发生什么事了。

  “叶秋你跟魏老大和方锐解释过了?那好!……咦叶爸爸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那我跟你解释!这件事太重要了!真的太重要了!你听我讲,我刚刚不是和叶秋一起去一张赌桌欺负人……呸,参与赌局了吗!对,就是那张刚散的赌桌!那群人太傻了!”“讲重点……”“……好好好哎呀我讲重点就是了嘛虽然这事急了点但是前因后果叶爸爸总要知道吧!这突然告诉叶爸爸人家怎么会反应的过来呢……哎等等我说!我说就是了,魏老大你快放下你手中的扫把!叶爸爸我跟你说,那桌人看到叶秋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把他当做叶修!一开始就把他们当成两个人了啊!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你说是吧就算是我一开始都没分清楚还当见鬼了呢!还有就是,他们知道叶秋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他们知道!!我没说,我发誓我没说漏嘴,叶秋那么乖一进赌桌就微笑点头不说话的当然也不会说漏嘴了!就是这么回事……魏老大方锐你们到底查好了没啊这可是要紧事!叶爸爸你听懂了吗?”

  叶爸爸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除了事情棘手的原因,还有大半原因是黄少天实在太吵了……

  “那就好!”黄少天点点头,装作没看见众人发青的脸色,俯下身来靠在吧台上拿起方锐刚刚写的名单,眼色开始犀利起来。

  认真起来的黄少天比平时更有魅力,他一声不吭,将手握拳抵在下巴上,很少皱起的眉头突然出现了浅浅的沟壑,再慢慢变深。他的视线只盯着那份名单,赌场特有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照下了一层睫毛的阴影。那认真的模样让原本想吐槽的魏琛和方锐闭上了嘴。

  “没了吗?”“没了,周围的就这些人,附近五个赌桌都算上了。”

  黄少天慢慢摇摇头,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下开口:“你们忘了还有两个人啊!”

  “谁?”

  “我的两个督查。”

  喻文州和,刘小别。两个从黄少天进赌场起,从始至终跟着他面色也无异样的人。

  两人像往常一样,在赌局散场后就尽职地归回各自的原位,马不停蹄地去接下一个赌局回到发牌荷官的位置。喻文州还是那样,嘴角带着一点笑,让赌客在盯着他手中的牌的同时不禁心里一颤;刘小别还是那样,看似心不在焉地戴着耳机听着歌,手却快地让赌客看不出一点漏洞。

  这两个人,也同样是看到叶秋的第一眼,没有疑问的人。

  魏琛手心开始渗出丝丝细汗。暂且不说刘小别,这喻文州可是他万分信任的人,过了这月底他还准备将他提到督查的位置。即使是刘小别,平时也是欲无所求的样子,来赌场工作时也是看不出他有多狂热于金钱,倒是有几分享受赌局的过程。喻文州就更不必说了,这可是连叶修都认为是为赌而赌的人。要说这两个人会和商业上的纠纷有什么干系,甚至是唐氏那边的人,那么整个赌场可是要上上下下大排查一遍了。那无疑会是一次大换血。

  “…爸,看来我们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叶秋将手背贴在自己额头上,他需要这样来冷静冷静。

  叶爸爸面色痛苦地揉揉皱成川字的眉头,长长地叹息道:“这都是前几年对这里、对你哥撒手不管,造下的孽啊。”

  至于魏琛和方锐这两个赌场的骨干,已经有些站不住脚了。

  他们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希望,他们的叶老板,叶修那个家伙能飞到他们身边来。


————TBC————

评论
热度(15)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