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21)-(22)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21.

  微暗的天,暖黄色的灯光,被微风轻轻拂起的门帘。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孙翔的初生牛犊被唐家老头子当做秘密武器?”
  说话的人,柜台后的男人,陪女孩认真玩着的男生。
  “秘密武器倒是不一定,我觉得他自己多半不知道这件事,既不认识我也不认识少天。……你懂,最多就是因为脸生才派来做这事,为了躲过你爸那老狐狸。”
  手上的烟,桌面上的书籍,被拼得乱七八糟的拼图。
  “这算唐老头的失策呢,还是我们的人品?”
  微眯的眼,压低了的声音,青少年动人心弦的欢笑。
  “这可怪不了唐氏啊。”
  在这个杂乱的杂货铺里,空气里充斥着温暖平静的不变日常原子。但原子早已在几天前重新排列组合,碰撞着拥抱着或分离了,反应出一场暴风雨前的宁静。四个人都对这场化学反应心知肚明,却是不舍得打破它一般地,尝试掩盖它外表下的那暴风雨的暗涌。
  “叶修!!”“沐秋!”
  谈话刚结束不久的两人应声望去,看着自己家的Hybrid Child惨不忍睹的拼图作品,不约而同地轻叹口气走去。苏沐秋在苏沐橙身旁盘地而坐,而叶修坐在黄少天身后环住他将下巴抵在他肩上:“黄加索大大,你这幅作品可是无价之宝啊!”
  “去去去!”黄少天偏过头来呼啦着手表示不服,“你有本事也来拼拼啊!你看连沐橙都拼了这么久呢!”
  叶修笑笑,低下头摊开黄少天的手,直接把他手心里的一打拼图拿了过来:“怎么,还不信你主人了?这次赌什么?”
  “靠!欺负我全身家当都是你的啊还带玩赌的!”黄少天有些慌张地飘了飘眼神,耳边叶修呼出的热气连带着他的耳根一起发热。低着头的叶修把黄少天的表情尽收眼底,拿手揉揉他的头发。
  “赌你。”

  “啊?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赌你明天做早饭——好了别贫了啊你看沐橙他们都快拼完了。”

  “我靠!沐秋沐橙不带你们这样的啊怎么不喊一声开始呢这算提前起跑的啊不算不算这局不算!叶修你快帮我这里是拼哪儿……嗯??做早饭??”
  看来化学方程式还没来得及被写出,日常原子还留恋在他们的身旁,也将他们的拥抱,嘴角的笑,默契的对视,幼稚的拌嘴,轻握着的两人的双手,耳旁的低声和耳根的余温,都给留下了。就让原子们再留恋会儿吧,就一会儿,他在心里暗暗祈祷。
  -
  第二天太阳还是从东山升起,天上也没有下红雨,一切都日复一日——除了蹲在厨房嘴中念念有词穿着奶牛睡衣可怜兮兮的青年。
  是的,那个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叶修,昨晚成功在三个人的眼皮底下完美反杀,看得黄加索同志目瞪口呆。
  黄加索可是有信用的叶不修我告诉你我这就给你做出个让你跪地叫哥叫爸爸叫爷爷的让你发誓这是你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早饭出来!呸呸呸,谁特么叫黄加索啊老子叫黄少天!黄少天一边愤愤地这么想,一边老老实实站起来举着平底锅发愁。唯一能给予他帮助的下仆和厨子都在十分钟前被他意气奋发地下了驱逐令,现在正站在门口看热闹呢。
  总之,先煎个鸡蛋!

  信心满满地打开冰箱极其熟练地拿了一颗蛋正准备敲开时……

  “黄少,那是鸭蛋。”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是鸭蛋!我想煎鸭蛋还不行么!”
  “那是咸鸭蛋。”
  ”我也知道!我想煎咸鸭蛋!“
  “黄少……咸鸭蛋是熟的……”
  “……”黄少天看着手中的蛋哑然,默默地放回冰箱重新拿了颗较小的蛋出来朝下仆们晃了晃,“这个是鸡蛋吧!”
  下仆们点点头。
  “你看看你们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我刚刚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呢你们知道吗知道吗?——不许告诉叶修那个大混蛋!”
  下仆又点点头。
  万事(鸡蛋)俱备,只欠东风。黄少天努力回忆着昨天看叶秋打蛋时的样子,从橱柜里拿出个碗啪嗒一声敲开了蛋。
  “黄少,敲蛋是要把蛋壳拿出来的。”
  “……这是个意外,意外!”
  “黄少,那个是盛饭勺不是炒菜勺。”
  “……我拿错了,哈哈哈,哈…”
  “黄少……你没开火……”
  “……那个,我问你们啊,你们平时工资多少啊?”
  “怎么了吗?”
  “我回头让叶修给你们加工资啊!!!!这厨子的工作怎么这么难啊我靠靠靠靠靠这个是人干的活吗!!”
  最终,黄少天欲哭无泪地跑到早餐店给叶修买了个千层饼回来。
  “我可是参与制作了的叶修这可不算骗你!”
  “我看到了,黄羲之。”
  叶修在听完下仆们的描述后此时更是哭笑不得,把其中一块千层饼夹起来给黄少天看。
  只见那上面用芥末歪歪扭扭地写着“臭不要脸”,还附赠了四个大感叹号。


22.

  新的一天。

  “不用叫醒少天吗?”

  叶修用他修长的手指整理着领带,回头看了一眼半掩着的房门:“不用。”
  “……”苏沐秋还想说什么,耸耸肩,“好吧,回来你的小家伙生气了别找我来谈心。”
  “我自有办法。”叶修叼着快要燃烬的烟头,伸手将烟从嘴中拿出在透明的烟灰缸中掐灭,“老头子和叶秋在那儿等我,帮我看好他。”
  “走吧,记住——…商业界的解决手段,不只有商业一种。”
  苏沐秋不知道叶修能不能会意自己的意思,看着叶家大门外那辆坐着父子三人的四轮缓缓驶向大道,叹了一口气转身关上门。好了,专业收烂摊子的来给人看小孩了。他伸了个懒腰,对站在一旁的苏沐橙笑笑,用手揉了把苏沐橙洋娃娃一般的橙发。
  到了正午时分,黄少天才慢悠悠地一边喊着叶修一边打着哈欠走到客厅。
  “沐秋?你怎么在这,叶修呢?”
  “你醒……沐橙,转过身去!”正在和苏沐橙下围棋的苏沐秋一看到黄少天,立马起身用手捂住一脸迷茫的苏沐橙的眼睛,动作幅度大得整个棋盘翻下沙发,黑白子哗啦散了一地。
  “?”
  “行了,我明白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快了,你能先穿上裤子吗?”
  黄少天低下头来将视线放在自己的身体上——只套了一件叶修的正好遮住隐私部位的白色衬衫,哦,还披着刚才起床时在床上随手拿的叶修的睡袍。黄少天脸一红,一边骂骂咧咧着“我靠我靠我靠叶修他大舅舅的他居然不帮我穿上裤子太他妈的不要脸了我靠他还就这么走了留一个苏沐秋在家里简直拔屌无情啊我靠!!”一边逃回了房间。

  ……“留一个苏沐秋”是几个意思?苏沐秋慢慢松开双手惆怅地看着天花板,似乎不小心发现了什么的苏沐橙拍拍红通通的脸颊。
  当黄少天整理完毕,……直白来讲,蹲着捂脸整理自己的羞耻心非常久之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出来清了清嗓。

  苏家兄妹非常懂地闭口不谈,但不知是约好的还是欺负黄少天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苏沐秋走向黄少天,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膀;苏沐橙走向黄少天,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后腰;然后两人再意味深长地说:“注意身体。”
  “苏沐秋你平时都给苏妹子灌输了什么肮脏的东西啊啊啊!”黄少天气急败坏地吼道,他刚平复的羞耻心再次躁动起来。我求你快说正事吧!
  苏沐秋当然不是不识大局的人,稍稍嘲笑过后嘴角上好看的弧度弯了下来,从微波炉中拿出一盘蛋包饭放在餐桌上,骨瓷盘和玻璃桌的碰撞发出极其清脆的声音。黄少天挽起睡袍过大的袖子,接过早餐和苏沐橙递来的筷子坐了下来。
  “叶修他们去处理赌场的事了吗?”
  “算是吧,托我来看着你。”苏沐秋习惯性地耸耸肩。
  “我又不是小孩子……”黄少天不满地嘟囔着,用筷子将荷包蛋戳破,看着半熟的粘稠的蛋汁慢慢从缺口处流出来浇在白米饭上,嘴巴微张了张嫌弃地皱起眉来,“沐秋,你是故意的吗?”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叶修你的情况?”
  黄少天抬眼看着苏沐秋质问一般的眼神,沉默了一会儿将面前的蛋包饭推开。在注视下起身走到冰箱前拿起一盒牛奶咕噜咕噜大口地喝下去,学着漫画里澡堂中喝完咖啡牛奶的人,单手插着腰笑道:“沐秋我和你说我觉得冰牛奶简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高于我们吗?”一直默不作声的苏沐橙突然说道。
  苏沐秋看来不太喜欢这句话,蹙起眉头:“沐橙……”
  “当然高于我们!”黄少天豪爽地嗙一声将冰箱门甩上,下一秒立刻压低声线——“我们什么都不是。”
  叶父回来那晚黄少天眼底暗涌的寒流重新袭来,充斥了他原是温暖的褐色眼瞳。
  苏沐橙只是眯起眼翘起嘴角,像平常一样俏皮地笑了笑。
  苏沐秋再次叹口气,站起身来。“嗙!”“嗙!”
  “痛!!”“……哥哥??”
  两人茫然地捂着刚才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的头。苏沐秋拍拍双手交叠起来环胸盯着两人,本想叫冤喊屈的两人被他这仿佛要将自己的灵魂扯出来好好教训一番的眼神看得咽了口唾沫不再说话。
  “你们是什么?”
  “呃……Hybrid Child?”
  “很好,你们的名字叫什么,谁取的?”
  “……黄少天,叶修取的。”“苏沐橙,哥哥取的。”
  “为什么要给你们取名字?”
  “……”两人回答不上来,哑然地面面相觑。
  “你们知道为什么。”苏沐秋重新拉开椅子,“坐下,继续谈叶修的事。”
  乖乖坐下。
  苏沐橙这个名字,当然是苏沐秋取的。当苏沐橙在科研室受够了无止境的电锯声和一根根电线一张张芯片,还有一个个从眼前晃过的白大褂后,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睁眼,看到的便是苏沐秋。当时尚年少的苏沐秋看上去很开心,两人坐在一间潮湿的还有些许水泥味的破烂小屋里,外面还在下着烦人的大雨,漏雨的屋顶一滴滴地将雨滴在地上的水洼里。见苏沐橙面无表情的打量着 自己,苏沐秋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说,我叫苏沐秋,苏沐橙的哥哥。
  黄少天曾经问过叶修为什么要给自己取这个名字,为什么姓黄,为什么叫少天。叶修用嘴轻轻叼着烟——黄少天看那烟感觉它下一秒就会掉出来一样——然后将烟拿出往黄少天脸上呼出一大团烟雾。黄少天被吗啡烟雾呛得直骂爹骂娘,烟雾随着叶修用烟嗓振出的笑声一起慢慢变淡,叶修的脸逐渐清晰起来。叶修将那点星火掐在烟灰缸上,笑着说,在宝宝取名网上搜到的。滚!黄少天用脚踢向叶修的后脚跟,叶修极其熟练地伸腿绊倒黄少天,娴熟地扶住他的背将他抱起,看向满脸通红的黄少天的眼里是无尽的温柔。
  苏沐橙叫作苏沐橙,因为苏沐秋;黄少天叫作黄少天,因为叶修。
  对叶修来说,黄少天是他的全世界。
——TBC——

评论
热度(11)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