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23)-(24)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23.

  自喻文州记事起,自己就被冯宪君作为秘密执行人员送进了唐氏,接受着唐书森安排的一切训练。

  第一次见到苏沐秋的时候,对方似乎是刚来唐氏不久,脸上的伤还未褪去,身边跟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幼时的苏沐秋话少得出奇,除了面对他的妹妹。每当喻文州看到体训人员一次次将他绊倒在地,一次次吼着让他爬起来学会如何攻击别人,他从未认输过从未掉过眼泪,只是一遍遍地从地上踉踉跄跄地爬起来,用手背粗鲁地抹了把流血的伤口,毫无畏惧地盯着面前高大无比的人,一次次地冲去。训练结束后,苏沐秋没有一点自己的休息时间,就得忙不迭地跑去轻声安慰已经哭了好一会儿的妹妹。

  后来喻文州和苏沐秋自一次搭档体训后熟络起来,喻文州问道为什么苏沐秋不把妹妹交给唐氏的人照顾。他不会说为什么不把妹妹放家里的傻话,来到这儿的人,有几个是有完整家庭的呢?苏沐秋摇摇头,淡淡地问道,难道你信任唐氏吗?喻文州便默不作声了。哪止唐氏,即使是那个从小将自己养到大的冯养父,他也从来没信任过,那个将他推进这深海的冯宪君。

  苏沐秋从不多谈关于自己妹妹的事。因此即使喻文州看着小女孩儿的气色愈来愈差,即使苏沐秋已经好几天不带着她来训练中心,他也不好过问什么。但他明白,恐怕是病故了。

  直到几个月后,苏沐秋重新带着“她”来到训练中心。喻文州怔怔地看着原来还是三四岁的苏沐橙,变成了七八岁的洋娃娃,双眼无神地被苏沐秋放在椅子上。

  “文州,沐橙回来了。”

  这是喻文州看到的苏沐秋的第一个笑容。他嘴边上起的弧度颤抖着,极力让自己的眉头舒展开来,想要将眼眶内的眼泪退回去,悲伤,绝望。

  苏沐秋对“苏沐橙”的照顾更加无微不至:跟她讲讲以前她喜欢的童话故事,说说自己最近开心的事,谈谈等她醒后要带她逃出这里逛遍全世界……即使是知道真相的喻文州,也隐隐觉得苏沐秋拥有的亲情,已经逐渐变成了偏执。

  终于,“苏沐橙”带着体内残缺的芯片,在半年后的那个大雨天醒来。但苏沐秋,终是没能带她逃离这片汪洋的深海;相反,苏沐秋亲眼看着唐氏的人将她拉进训练中心,亲眼看着苏沐橙成为深海中嗷嗷待哺的千千万万之一,正如苏沐秋,正如喻文州,正如之后的刘小别。

  等两人到了十余岁的年纪,结束了漫长的全天体训生活,唐书森将他们带进了商业课堂——在刘小别被接纳进训练中心的那一天。

  刘小别有过较好的基础,加上天赋异禀的武力,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进了商业课堂。喻文州曾见过他在离开中心时转到附近一家有些败坏的只有几座滑梯和海洋球的迷你乐园,叫了一声瀚文后托管室内便有个孩子跑来扑进他怀里。也许他和苏沐秋会很合得来,喻文州在心里笑道。

  能正式从训练中心毕业参与任务的孩子并不多。一半在体训时就在拳打脚踢或悬崖峭壁中结束自己的生命,一半的一半在商业训练中被刷下;只有成为那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有自己的自由可言。

  除了苏沐橙。在苏沐橙完成商业训练之前,苏沐秋就先行从训练中心毕业开始了他们漫长的卧底任务;喻文州紧随其后,却再也没见过苏沐秋。在唐氏的命令中,他和刘小别属于赌场卧底的范畴,为了不让叶修起疑,不能和兄妹两有任何交集。

  “沐秋,小别,看来这次任务要结束了啊。”喻文州倚在赌场的红木窗沿上。他难得松开了赌场制服的领口,挽起袖子露出满是伤痕的小臂,视线的游移随着那辆四轮一起停在了赌场门口。

  “!”魏琛和包荣兴在和绑住自己的绳子作斗争,挣扎着,一听见门外的引擎声就情不自禁想大呼提醒他们,声音却被嘴中的布给堵住了;感觉到身旁的两人将冰冷的枪口抵在他们脑后,两人不得不安分下来,瞪着向门口踱步的喻文州。

  赌场大门之前就被喻文州关上了。他等着叶家人冲进来,等着他们看到一片狼藉的赌场,等着叶修看到自己朝夕相处的人们的脑后都被枪管抵住,等着自己扣动扳机,等着……一切结束后,他逃离这一切。


24.

  初秋。

  万物逐渐凋零的季节。

  悲观者的狂欢。

  真是属于你的季节,喻文州看着眼前的苏沐秋笑道。

  黄少天大摇大摆地从一个个漆黑枪口的注视下走过,走到被绑着的魏琛和包荣兴身边,熟练地双手一撑坐在身后的赌桌上悠哉地看着一脸手足无措的手下们:“把他们放了。”

  手下还没那么傻,向喻文州看去。找了那么久的任务目标就在自己眼前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不来抓我的样子,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修呢?”喻文州也不懂这两个人玩的什么花样,他只是心里明白苏沐秋八成是反叛了。

  “文州,老朋友好久不见,把枪放下叙叙旧吧?”苏沐秋将双手晃了晃,朝喻文州手里紧握的枪挑挑眉,“用枪可不能那么用力。”

  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微微一笑摊开右手松开手中的枪,只剩冰凉的扳机护圈挂在他的食指上:“够不用力了吧?”

  整个赌场里,喻文州带来的人大约七八个,见喻文州松开枪反倒更加警惕起来,陆续暗暗地将枪口从黄少天身上转到苏沐秋。椅子上的两人似乎都急了,瞪着黄少天示意。黄少天只是朝他们眨眨眼做了个嘘的手势,安安静静地坐在桌上用食指点点桌面数着秒数,就像他平日里在赌桌上手拿扑克一般,冷静地观察着局势。

  苏沐秋不太满意地摇摇头,伸出手指了指喻文州手中的枪,再往下比划几下收回手来。喻文州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加考虑地便坦然将枪甩到身后赌桌上,银白色的左轮滑转到桌面另一角。

  “刘小别没跟着你吗?”苏沐秋点了支烟,将手中剩下的朝喻文州扔去。

  戒烟口香糖。

  喻文州看着手中的东西不说话,仍然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将口香糖扔了回去,“我还没有那个能力能带领小别出任务。”

  “看你,还是净谦虚。”苏沐秋对喻文州的反应感到没趣,当时叶修用戒烟口香糖嘲讽黄少天时,可把黄少天气得够呛。此时黄少天心情也确实有点微妙,但他注意到有一两个手下们的枪轻轻晃悠了一瞬。

  “哎话说你们举着枪累吗?”黄少天一脚曲起踩在桌沿上,手肘在膝盖上支起托着腮帮子笑嘻嘻地对被绑两人身后的两个手下说道,“要不我帮你们举举啊我看你们举得手都抖了,你看我这么闲利人利己嘛是不是?反正他们两个叙旧还要叙好一会儿呢你们那么多人我也打不过你们,就让我玩玩呗!”过了好久两人也没理他,魏琛还给他一个大白眼,包荣兴倒是很有兴致地连忙替身后的人使劲点头,结果头被狠狠拍了一下。

  黄少天没趣地用另一只打拍子的手竖了个极其不服的中指,“嘁,现在的人装什么特工一点也不幽默,我跟你们说啊特工可不是这么当的你看哪那两个人居然还闲聊上了多么不负责任是吧!你们两个还比他敬业呢要不要去当个头头试试啊?去吧我精神上支持你们!”

  其中一个手下似乎是忍不了了,将枪口对着黄少天,黄少天连忙闭上嘴耸耸肩瞪大眼指指苏沐秋和喻文州,像是在说那里才是主战场你们对准我干什么,全然没有一个作为目标的自觉。但对方还是慢慢将枪口移了回去。

  “在你面前哪能不谦虚?”喻文州转头看了一眼黄少天,对方还挺安然自若地对着自己招招手,警惕地重新将视线放到苏沐秋身上,心里却因黄少天的行为更加狐疑了,黄少天天真,自己面前的苏沐秋可没那么天真,“我还没忘记在训练营项项成绩都被你踩在脚下的感觉呢,沐秋。”

  “哇你看你们头头对面那个人多厉害是吧?所以啊还是跟我们混吧你们头头可是被全面压制呢跟哥哥混饭有肉吃啊来来来早来早解脱啊我带你们飞啊……”

  不等黄少天说完,这次两个手下都不耐烦地转过身来举起枪对准——而黄少天早就不在赌桌上悠闲地数着拍子了。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便被踩着桌沿借力加速跳起的黄少天扑到地上,没了枪口的束缚魏琛和包荣兴不约而同地挣脱开了对他们而言形同虚设的绳子抢过两人手里的枪。

  “嘿,嘿!你们的兄弟脑门上抵着他们的枪口呢!”听见周围整齐的扣动扳机的机械声,魏琛抬起头大喊道。

  “哈哈哈我包子十几年的混混经验可不是白当的!”包荣兴时隔多年再次摸到枪显得很是兴奋,完全不像刚被绑过的人,当然,刚才枪口抵在他脑袋上时他的表现也不像个生命正在被威胁的人。

  “选兄弟,还是自由?”苏沐秋笑着走到喻文州身边,将他西裤口袋中的另一把枪拿出来熟练地转了一圈,问道。

  喻文州看着短短一秒就被黄少天一个熊扑给撩翻的正被黄少天坐着的两个手下,无言。

  半晌,喻文州叹口气。

  “走吧。”

——TBC——

评论
热度(9)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