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25)-(26)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到此为止之前的更新已经全部搬完,可喜可贺……给被刷屏的道个歉,刚开始并不知道lof会把全部的都显示出来,就一股脑地搬了十章,可怕。

*此后与贴吧同步更新


25.

  黄少天坐在一堆敌方缴械的枪械当中,朝大门口外的喻文州咧开嘴哈哈一笑,挥挥手。魏琛和包荣兴用枪抵着两名手下的后脑勺从赌场走出来,狠狠往前一推将他俩还给喻文州。


  苏沐秋将喻文州放在赌桌上的银色左轮拿起,食指顺着枪管上精致的雕花抚摸,娴熟地将弹匣取下:“你还留着它啊,文州。”

  “是啊,训练营第一的礼物,怎么能说扔就扔呢?”喻文州看上去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对苏沐秋伸出手,“我想,你也不会拿回去的吧?”

  “我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苏沐秋耸耸肩,上前一步将枪放在喻文州的手心。

  同时,喻文州哼笑了一声。敏锐的苏沐秋很快察觉到不对,这笑容不是喻文州平时彬彬有礼的戴着面具的微笑,却已经来不及了:喻文州已经把苏沐秋的手紧紧抓住,一个顺势便把之前毫无提防的苏沐秋拉到身边来,两名手下手上的手铐不知什么时候被他们解开,一声清脆的金属音,苏沐秋的双手便被这银白色金属紧紧地铐牢。

  “所以要长点心眼啊,前辈。”喻文州将从苏沐秋手上自然脱落的弹匣稳稳接住,重新装回左轮上膛,顶上苏沐秋的太阳穴,朝黄少天看去,“自由,和兄弟,我都要。”

  你呢,黄少天?

  “沐秋!”三人同时将黄少天周围的枪械举起,皱着眉和喻文州一行人对峙着。对他们而言,敌方是一群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况且苏沐秋还在他们手中;而对敌方而言,除了喻文州每个人都手无寸铁。如果硬拼,或许数量上喻文州损失更大,但苏沐秋一定在他们开火的那一瞬间便长辞人世……

  苏沐秋是怎样的人物,魏琛和黄少天心里都清楚;即使是包容兴,也能看出这人非同小可。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只会两败俱伤。

  在黄少天咬着牙恨不得在心里把对面这群卑鄙小人全家都给问候了时,苏沐秋朝他挤挤眼。黄少天一愣,却是很快会意过来,看看身旁的魏琛,魏琛也长叹了一口气。而包荣兴仍不知所云,举着个不适合近战的狙击枪很是紧张地盯着对方,企图先从气势上压倒他们。

  终于,苏沐秋苦笑着摇摇头:“文州啊文州,你还没吸取教训吗?”

  “什么?”

  话音刚落,苏沐秋迅速蹲下,一个不拖泥带水爽快地扫腿让周围紧密挨着的手下们一下子倒下两三个,剩下的一时间根本顾不上黄少天一行人忙着调整自己的重心;与此同时,黄少天立刻边用枪指着背后飞奔而去,魏琛拉着包荣兴边骂他脑子不灵光边落荒而逃。

  喻文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消失在转角。

  “…你就不怕,我扣下扳机吗?”喻文州的手由于没能完成任务的懊悔与被耍弄多次的羞愧加大了力度,苏沐秋不得不顺着枪口的力度歪头来减轻太阳穴受到的疼痛。

  苏沐秋还是那样,习惯性地耸耸肩,眉头展开眯起眼来嘴角上扬,斜眼看着喻文州,颇有一股嚣张的气焰:“毕竟,我还有利用价值,不是嘛?”

  冷静下来的喻文州慢慢放下枪,重新拾起他的绅士微笑用来回应苏沐秋的嘲讽:“看来,我还是敌不过前辈啊。”

  “算了吧,文州,虽然我比你先从那儿毕业,前辈什么的还是免了吧,我可不知道有这么对前辈的。”苏沐秋转过身去,手铐在阳光下反射出冷冽的光芒。

  “把他带走。”

  几人陆续上了停在街边不同位置的漆黑车辆,苏沐秋坐在喻文州和另一名魁梧大汉中间,被同时看管着,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铐沉默不语。车辆驶向的,大概是自己一辈子都不想回忆的唐氏吧。

  叶修,沐橙就拜托你照顾几天啦。

  他靠在椅背上,闭上许久没休息的疲累的双眼。

  -

  怎么办?怎么向叶修交代?又怎么跟苏妹子交代?

  黄少天躲在墙后,看着苏沐秋所在的车辆扬长而去,在街角扬起尘土,却无能为力。

  在他醒来之前,苏沐秋便将自己苏醒的程序改写,让他得以真正诞生于这个世界;第一次有自己作为商业工具的意识后,苏沐秋便教他如何隐瞒,如何看开,如何面对自己作为Hybrid Child所缺失的部分……除了叶修,苏沐秋是黄少天“人生”中另一个最重要的人,是他的导师。他也很明白,苏沐秋同样也是叶修重要的人之一。


  而他却因为自己,回到了他的噩梦。

  黄少天不知道怎么跟叶修解释,解释他其实知道自己的身份,解释他为什么隐瞒叶修这么久,解释他为什么鲁莽地拉上苏沐秋来到赌场。

  他要怎么告诉叶修,告诉苏沐橙,唐氏带走了苏沐秋。

  “魏老大……”黄少天慢慢转过身来,声音颤抖着,“我,我想见叶修。”


26.

  “看来,听沐秋的先来这里真的没错啊!孙翔那小子,抖了点唐氏的黑料就气得上蹿下跳,这可是你们老爹我挖过的最容易的槽!”叶爸爸挺着他的小肚腩,坐在副驾驶上拍着大腿大笑,“而且他见到你俩的反应太好笑了,居然拿杀虫剂来喷你俩……”


  “杀虫剂可是有毒的啊,老爷子,真的是亲儿子吗?”叶修嫌弃地用纸巾抹着自己的脸,尽管他已经洗过无数次了。

  叶秋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就是啊爸!你还笑!”

  “也怪不得他啊谁让我们挑他家大扫除的时候登门拜访呢……只有这一条哦!”叶爸爸朝后扔了条毛巾,结果被反应迅速的叶修手一捞便接住,后视镜里的叶秋眼巴巴地看着他,“好了…接下来,去赌场吧,司机。”

  叶修想着他的黄少还在家里等着他,心情好了不少,随手把毛巾扔在叶秋脸上便舒坦地伸了个懒腰:“走吧。”

  但他见到黄少天时,并不是在家里。

  黄少天坐在吧台外,情绪很是低迷,见到叶修时只是抓紧了手中的水杯。

  “少天?怎么在这?”叶修惊讶地走到他身边,用手揉揉他的一头黄发,“怎么?等不及想见我了?”

  “叶修……”

  前所未有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涌上干涩的嗓子眼,最后涌上了眼眶。叶修看着黄少天一下子泣不成声,手足无措。

  自他长大以来,从来没这样哭过。

  “叶修、叶修…我、呜,我,我都知……道,呜啊啊对不起叶修……我…”黄少天试图想止住眼泪,用手不断地揉着自己的双眼,非但没停止哭泣反而有愈加严重的趋势,他为自己的软弱感到烦躁,越烦躁流出的眼泪就越多。

  他只是刚涉世短短几个月的人,远不如他所看上去的那样能够承受那么多,尤其在所爱之人面前。

  他也只是普通的孩子,只是像孩子受了委屈那般大哭罢了。

  “少天,再揉眼就成了小花脸了。”叶修抓住黄少天的手腕制止了他,抬起双手将黄少天拥在怀里,任他抵在自己的胸口眼泪沾湿了衬衫,慢慢拍着黄少天弓起的因哽咽不时颤抖的后背,如同在安慰一只受了惊的小野兽一般,声音温柔而又耐心,“我在呢,有我在。”

  魏琛默默将其他人带到后台解释,留下叶修和黄少天。

  也不知叶修抱着黄少天多久,不知道黄少天在叶修怀里放肆地哭了多久,黄少天终于在叶修的声音中平静下来,抬起头来用他泪眼婆娑的眼看着叶修。

  叶修看着黄少天红透的眼,一时间心疼得说不出话来,一手抵住黄少天的后脑吻上了被黄少天自己咬破皮的嘴唇,一直等到黄少天不再哽咽才放手,替他吻去了眼角的泪痕。

  “慢慢说,不急。”叶修似乎不打算放开黄少天,仍然用双手环抱着他,等待着。

  “……等一下,在那之前,我刚刚…是不是很丢人?”黄少天用带着浓厚鼻音的声音问道。

  “丢脸丢到家了。”叶修笑着捏了捏黄少天红通通的鼻尖。

  “都怪你,嗯,都怪你!”“这也怪我咯?”“谁让你刚出现就摸我头的……Hybrid Child的泪腺机关就在头顶!不管,都是你的错!”“好好好,我的错,我就是专业背锅的是吧?”

  终于,黄少天笑了起来。

  “好家伙,终于心情好点了,担心死哥了。”叶修这才放开黄少天,替他理理乱糟糟的刘海,“现在可以说了吗?”

  事已至此,黄少天像刚才心里所想的那样,把所有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说他自己在醒来没几天就知道身份的事,说和苏沐秋约定好不能告诉叶修的事,说不想让叶修担心的事,一直说到今天,苏沐秋被拷上了手铐。


  “我……是我要跟着沐秋的…”黄少天像做错事的小孩那样,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不敢看叶修的眼神,双手攒成拳指甲陷进肉去,“没有我,沐秋他说不定能逃出来……”

  叶修看着黄少天,突兀地问:“那老魏和包子呢?怎么从他们手下逃开的?”

  “啊?”黄少天没料到叶修会问这个问题,开始回想,“我等那些从头到脚都乌漆墨黑的傻了吧唧的手下们被我罗里吧嗦一大堆弄烦之后,趁他们没有警戒心把他们给干掉了!……好吧,没有干掉,但是我还是把两个虎背熊腰的手上有枪的人扑到地上了,然后包子和魏老大就能起来了。……问这个干嘛?”

  “看吧,你来还救了两个人。”叶修用手强迫让黄少天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不说沐秋是自己对文州没警惕心才被抓起来的,如果你没去,沐秋自己一个人救他们两个人的胜算也不会那么大,在那种情况下。少天,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可是……”黄少天一下子不知如何反驳,仔细想想,的确是那么回事。

  “我们把沐秋救出来就是了,给那嬉皮笑脸的家伙一点教训。只是……”说到这,叶修顿了顿,突然重新抱紧了黄少天,狠狠地抱紧,额头抵在黄少天的肩膀上后怕地呐喃道,“下次别不打一声招呼就自己冲上去了,少天。我不能没有你。”

  叶修的呼出的热气拍打着黄少天的脖颈,他听见自己和叶修的心跳一起加速,沉重而有力的跳动抨击着彼此的胸腔。他猛地想起来,在他进入叶家的第一天,将寿星冠套在他头上的叶修的表情,是如此的落寞。

  或许,黄少天的世界,的确只有叶修一个人。

  但叶修的世界,何尝不是只有黄少天能陪他度过最需要人陪伴的岁月,何尝不是不能缺少黄少天的世界?

  黄少天抬起手,像叶修抱着自己那样,抱住叶修。

  “对不起,叶修。”这句话并未从倔强的少年的喉咙里说出来,他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着。

  他心里那份早就拟定好的牺牲自己的计划,被悄然打上了叉。

——TBC——



评论(2)
热度(10)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