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短/已完)

*自搬于贴吧。

*叶黄Only

*也许有点点虐,但其实说是虐,更多的是揪心。


 -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01.

  这是某年的一个初冬。

  半夜下起的夜雨朦胧着世界,淅淅沥沥地落在地面上伥着烦歌,最后也终是哭湿了地衣。

02.

  屋檐下的他轻轻将身子倚在潮湿的墙壁上,虚眼抬头望向路灯光晕下有限的夜空,最后一口烟随着呋的一声叹息化为白雾,还没来得及飘向空中就被雨点打散。

  他右手猛然间放松下来任指间的烟蒂带着点儿火星脱落,在地面上积起的小水洼中滋滋地熄灭。

  十年了啊,他闭上眼。

  不知道时间准不准确,那时也是这么个初冬的雨夜。

03.

  叶修撑着把伞,伞下有他自己,还有黄少天。

  他一言不发地低头看着黄少天紧紧抿起的嘴角和微颤抖着的攒紧的拳头。

  他自私卑鄙地想等黄少天自己开口。

  黄少天缓缓抬起头,用他闪着点儿泪光的眼盯着叶修的,像是在确认什么,然而他看到的是一双琢磨不出感情,隐约透着认真的眼神。

  黄少天松开紧抿的嘴,唇间哈出白色的雾气,泛红的鼻尖,两边的脸颊也是,不知道是不是冻红了。

  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气,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央求的哭腔却又极力不想让人察觉般地压制下去,右手控制不住地抓住叶修白色衬衫的袖口,紧紧地篡着。

  “……真的要分手?”

  他看见叶修缓缓地点头。

  一瞬间身体无缘失重,也许因为自己从某个人心里被丢出来了,也许因为支撑自己的人离开了,他就这么毫无招架地扑通跌在地上,眼里泛着的水雾下一秒就会化为眼泪决堤。

  叶修蹲下,看到拼命抹眼泪的黄少天幽幽地叹气,而这声叹息也被雨声吞噬没能达到黄少天耳中。

  叶修将他扶了起来,把手上的伞柄放入他手中,没等黄少天再说什么就转身冒入雨中渐行渐远。

  黄少天在那个雨夜听到的,只有叶修无言的离别。

  夜雨声烦。

04.

  年少时光的爱恋就如夏日一样香甜,他们可以平淡,可以疯狂,可以甜蜜。

  但更加年长的叶修在这一切之后,看着怀里的人儿不禁出了神。

  他想到了未来,想到后果,想到,他们的感情,是罪。

  他分手后几天远远看见精神恍惚的黄少天时,心底的刺痛就和那时说分手一样。

  他不想成为黄少天的负担,不想让黄少天彷徨迷茫,所以他选择的是埋藏。

  他想让黄少天去追求自己的那片天地,去争夺属于自己的荣耀,这一切不该被因他而犯下的罪所剥夺。

05.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十年之后,埋藏的依旧埋藏着,而当初那个人不知道是否也依旧惦记着自己的他。

  “哎队长你等等我我伞还没打开呢哎哟今天怎么训练到这么晚大半夜的还下雨呢明天感冒了可怎么办啊……”

   耳边传来几声喧哗,叶修心头一颤,他自己也没发觉双手握成了拳,他只是听到那个爽朗的声音时第一时间睁开了眼。

  他曾说过黄少天的声音能在夏日驱散炎热,在冬日带来温暖。

  那行人似乎并没发现对面屋檐下站着避雨的人,在叶修的眼中三两步消失在了转角处,直至谈话声也被淹没。

  天气好像更冷了,叶修直起身。

  他不自觉地转头再次看一眼转角,好似这么做那个身影就会飞奔回来指着自己激动地说不出话只能扑向自己。

  结果是没有。

  他自嘲地笑笑,对这愈下愈大的雨视而不见般地,和那个夜晚一样地再次没入其中。雨点打在他身上,晕渲了他的轮廓。

  不同的是,这次再没有人在他身后祈祷他回头转身拥抱着谁。 


End.

评论
热度(23)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