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当“命运”开了个玩笑 [惊悚乐园x贩罪/短]

*一个关于贩罪和惊悚乐园的小脑洞

*cp的话硬要说的话微微调侃了一下“顾日天”这个梗,微顾天?

*以及血枭的职业牛郎梗


  -当“命运”开了个玩笑-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匹配完成……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某个慵懒的男声在封不觉耳边响起。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主线任务已经触发】
  【在“天一的书店”与???相认】

  封不觉正准备观看剧本简介,在得知触发主线时挑了挑眉。

  说好的有剧本简介呢?被强行打断了还是怎么的?“衍生者”这三个字立马出现在他的脑海——但他现在似乎没心思去考虑这些。

  他正在被隐形的线绑着半吊在空中。

  “喂……有这么对待前来买书的客人的吗?”封不觉看看四周确定这里就是主线中的“书店”后,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几个人一边不慌不忙地开口。

  人也不多,一位坐在收银台后喝着咖啡穿着西装的一脸懒洋洋的男子——大概是老板;一位坐在西装男子对面的面朝自己略显疑惑的二十来岁的亚裔青年;还有一位一脸高潮兴奋地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的肌肉男。

  这里该不会说是书店,其实是牛郎店吧……封不觉暗自吐槽道。

  “我可没见过哪位顾客会凭空出现在书店里面的。”那名亚裔青年的右手轻轻一挥,封不觉立即感受到自己身上那无形的线又紧了几分。

  “你能用看不到的线来对付我,我还不能隐形瞬移土遁什么的吗?”封不觉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

  “他在说谎。”肌肉男下一秒就接道。

  亚裔青年点点头,食指绕了个圈儿后指向墙角,封不觉立即就被那堆隐形的线给甩了出去。

  “啊啊啊!”对封不觉来说完全不痛不痒毫无威胁力的攻击……但他还是要看看这群人搞什么名堂,便装作一个普通人一样假装痛得大叫。

  “他刚刚心里在嘲讽你。”肌肉男对着亚裔男子说了声,走到他面前把他拎了起来,眼里满是对战斗的狂热,“我说你小子,心里的‘罪’很厉害啊?什么来头?”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这职业牛郎是有读心术还是怎么的,封不觉见扮猪也吃不成老虎,干脆不装了呵呵一笑:“鄙人乃是……拳打两广,脚踢苏杭,剑荡三秦,气镇塞北,血洗东瀛不留行,打遍中原无敌手,人称莫测狂徒的……破剑茶寮寮主,封不觉。承蒙江湖同道抬爱,赠诗一首——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

  三人竟安安静静地听完了他的长篇大论,并沉默了数秒……

  肌肉男把封不觉随手一抛,可怜的觉哥又被抛到了另一个角落。

  “老板,你的书店是不是快不行了居然放了这种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进来?”亚裔青年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喝了口番茄汁压压惊,转头对收银台后的西装男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此刻一言不发的西装男终于开口了,“你以前是不是没做好安全措施?”

  “……什么?”亚裔青年一愣。

  肌肉男有些不耐烦地走到收银台拳头捶在桌面上:“能用这种办法进你书店的肯定强级以上是吧?我要跟他打一场。”

  “血枭,让你失望了,这个人只有纸级。”

  “那能力真是什么瞬间移动?”亚裔青年没去理会先前的话,又喝了口番茄汁。

  “不是。按我看到的……”说到这里,西装男默默拿起报纸挡住了自己的脸,“他是你儿子,顾问。”

  “噗——”

  顾问直接把番茄汁给喷了出来,报纸准确无误地替西装男挡去了所有攻击。

  而正在一旁思索着主线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时,一听到“顾问”这个名字,他就立刻懂了,同时隐隐感到了蛋疼……

  ……

  “非要给你认个父母的话,你的父亲应该是平行宇宙中一个叫‘顾问’的男人。”

  “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打着一个‘顾日天’的旗号出去混了?”

  “嘿嘿嘿……就算有个‘顾日天’,那也是你爸,不是你。”伍迪笑道。

  ……

  封不觉想起之前的对话,再一看主线内容,一脸我都懂的样子对上了正在看着自己的西装男的视线:“想必阁下就是天一了吧?”

  天一也呵呵一笑,几乎与觉哥神态一模一样:“虽然我没血枭的本事,但你现在脑子里想的龌蹉的事都在你的脸上。”

  “你们都接受这个设定了吗?!”

  血枭没有情绪,对于天一的话他毫不怀疑,他只是觉得面前这看上去和顾问年龄相差无异,甚至顾问还比他年轻几分的人和顾问是父子关系很有趣;而天一自然能在自己的书店感受得到封不觉身上与“命运”的联系;因此在场的人,只有顾问无法接受这事实,即使他智商高。

  封不觉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命运”在天一说出事实时,就已经判定他完成了任务准备送他回家了,他只剩五秒。

  “这是‘命运’开的玩笑。”封不觉咧开嘴意义不明地朝顾问笑了笑,化为了白光。

End

评论(16)
热度(134)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