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死亡的掮客 - (序) - [封吞/架空]

*军事Paro,掮客觉x少将骁

*背景部分取自于《贩罪》世界观,半架空于贩罪。

(也就是说有许多设定和贩罪不一样,没看过贩罪也无障碍 大概 ,后文会慢慢交代。)



序.

  在无数平行宇宙中的无数地球上,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万变不离其宗的,战争与和平,是所有时代的主题。

  吞天鬼骁处于一个战乱的时空,战乱的年代。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多年前的帝国被某位皇子改革成了联邦制,好景不长,不出几个世纪随着环境的逐渐被破坏,不仅能力者因不明的原因相继在世界上消失,能力的存在也被抹去外,饥荒、瘟疫、蛮力一一从遥远的远古时期穿越而来,暴政,也应运而生。

  随着暴政而降临的,是再次于乱世中崭露头角的反抗军、起义军。各邦国早已不听命于中央,地方政府成立自己的军队,民众自发组织民军。联邦政府早已岌岌可危,战争的主旨已从击垮中央变为各邦国之间的地域争夺。

  其中,势力最大的龙郡,坐拥最广大的疆土,拥有三支绝对机密的以力量为核心的海陆空特种部队。

  吞天鬼骁便是这支部队中的五大长官之一,陆军特种部队的少将——也是军史上最年轻的少将。吞天鬼骁不是真名,是在部队中的代号,但在战场上生存了多年,他更习惯于"吞天鬼骁"这个名号。

  “长官。”牢房外负责看守的军人挺直腰身行了个军礼,目光的一瞬停滞在吞天鬼骁烙印着帝王花和一颗星的肩章(*①)上,又立即碰着火似的移至别处。

  “把门打开。”吞天鬼骁装作没注意到对方的小动作,用手掸去黑色军装肩头上落下的衣尘。

  “是!”

  看守军人将特制的密钥插入识别槽,并让鬼骁识别虹膜后,门滴地一声打开。

  他的眼睛真好看,军人看着那红金色眼瞳想道,一言不发地侧身请鬼骁进门。

  这是用于关押军事罪犯的特殊牢房,之所以是特殊,是因为这里所关押的都是被上层定义为“亦正亦邪”的罪犯,极度危险却有能够为己所用的可能性的罪犯。

  吞天鬼骁作为特种部队的少将,被派来长期观察其中一名罪犯。据报告,此人于龙郡情报局的中央系统控制室被大将抓获,实际战力待定,有他邦卧底嫌疑。

  是个疯子。

  一想起报告上的最后一句话,吞天鬼骁就皱起眉。简直莫名其妙。

  “哟,把谁给招惹来了?这不是赫赫有名的史上最年轻的长官嘛?”

  昏暗的牢房角落传出几声笑,吞天鬼骁走近后才看到戴着特殊手铐,倚坐在墙角的浑身是被拷问过的伤痕淤血的男人。

  吞天鬼骁娴熟地抽出腰间别着的瑞士军刀直指男人面部,在人脸上划出一道浅口渗出几滴血后才停下:“你从哪里知道的?你是谁?”

  “首先,你已经看过档案了,军人的时间可不能浪费,自我介绍就免了吧。”

  男人勾勾手指示意吞天鬼骁靠近,等对方接近一寸后抬起被禁锢的双手握住军队制服大衣上的金属链往后一扯,将鬼骁扯到面前,轻声在他耳畔接道,“其次,吞天鬼骁只是个军号。是吧,马长官?”

  吞天鬼骁闻言脸色一变,瞬间收回身来抬脚踏在男人的胸口上,皮革色的厚底军靴抵着男人的下巴让他抬起头仰视自己,泛着金属冷光的军刀警惕地指着男人:“封不觉!你到底是哪个邦国的卧底?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么……为阿勒芒(*②)刺杀过元帅,为日不落炸毁过钟塔,为枫之都建立了一支军队。"封不觉伸出舌尖舔去滑落至嘴角的血滴,用鼻息轻笑了一声,"一位小小的为趣味而战的雇佣兵罢了,你可以叫我——”

  黑暗投射在他带着笑的面部。

  “死亡的掮客(*③)。”

——————————————

*
①:帝王花花语:胜利。
  现实中我国少将的军衔徽章为橄榄枝加一颗星。
  军衔排名:大>上>中>少
       元帅>将>校>尉
②:葡萄牙语中称德国为阿勒芒(Allemagne)。
③:掮qián客,位于买主与卖家间的中间商人。(通俗点讲,类比于事务介绍所、房产中介。)

 


评论(20)
热度(23)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