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谎言背叛谎言  -[疯封/水仙/短]-

*我要做一件大事

*本来是【关于封不觉周围那群神经病的两两三三 】中的一个,后来发现画风与之前迥异……遂单发。

*水仙 水仙 水仙!

(这个TAG好像很难打……)

*既然是这种设定,私设一堆,娱乐向请勿当真。

*迷之片段式性冷淡风。

01.

  封不觉曾是信奉科学的唯物主义者。

  然后他遇到了伍迪和古尘。

  后来封不觉是信奉科学的不可知论者。

  然后他遇到了疯不觉。

  ——是的, 尽管他在打开家门后的第0.03秒就把自家大门砸回去,再用0.1秒眨眨双眼,一边念叨着是昨天玩游戏玩太晚产生幻觉了,一边再次打开了家门……

  疯不觉仍站在那里,确确实实地像是要把嘴角咧到耳根般的无声地笑着,站在那里。

  一阵沉默过后,封不觉张牙舞爪地扑上去开始蹂躏着疯不觉的脸,试图揭下这人脸上的易容面具,直到对方现出浮空的发出黯淡光芒的疯魔扑克后,他才哑口无言地认清了事实。

  “我被该死的'命运'驱逐了。”

  疯不觉开口。

  这是第一个谎言。

  二十一秒后,封不觉开始了与自己的同居生活。

02.

  疯不觉是被“命运”驱逐的,他说不出原因,也召唤不来伍迪。

  自然也登不上游戏。

  与赌局相关的人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不仅那些多事的小翅膀小恶魔们都没来找他,就连王叹之也被古尘强行拎到海外去享受什么“家庭环球游”,至于那些顶级工作室则是莫名其妙地全体放了假。

  这事的来龙去脉便断了线索。

  “你小子该怎么补偿我?作为我的角色居然擅自跑出游戏回不去了?”封不觉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年度烂片,啃着瓜子儿看向坐在游戏舱内一脸怅然的疯不觉。

  疯不觉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轻微地耸了耸肩:“我不明白,随你处置。”

  “……哦?”封不觉放下瓜子儿,挑了下眉,“叫声主人来听听?” 

  “……主人?”疯不觉略上扬的尾音似乎是在请教这样做是否正确。

  若是王叹之在场,一定会吐槽封不觉在调戏“自己”后露出的微妙表情。

03.

  不在封不觉控制之下的疯不觉出人意料得木讷,打个形象点的比喻的话,就像是刚刚拥有“情绪”,却不会分辨它们的新晋二级衍生者。

  但其实力绝不仅二级衍生者的水平,即使到了现实也一样。

  封不觉走在去往小区小卖部的路上,除了懊悔自己为什么跟一个生来就是干架的游戏角色扳手腕来决定谁去跑腿外,一路上就是在嘚瑟“老子的角色果然就是厉害”。

  同时他还得回去叫自己的角色帮忙把他脱臼的手臂给接回去。

  二十分钟后他进了医院。

  右臂骨折。

  切记,不要轻易让没有常识的新生“人类”接触你的身体。封不觉在自己脑海里的禁录中记上了一笔。

04.

  虽然木讷,但疯不觉平时那妥妥的小丑式笑容仍让封不觉感到几分恍惚。

  “人脸扫描时你就这个样,我改不了。”疯不觉对封不觉解释道。

  于是封不觉立马就拍拍疯不觉的脸蛋,自顾自地点点头说道:“嗯,果然,和我一样帅。”

  疯不觉只是微微蹙起眉观察他的举动,然后学着拍了拍封不觉的头。好在封不觉在打完石膏回来后对疯不觉进行过万分调教,现在他不至于落得个脑震荡。

  封不觉看着疯不觉等待夸奖的眼神,下意识地咳了一声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如果不是两人出去会立马引起围观并且被带去研究所解剖,封不觉早就领着疯不觉跟晒娃似的在方圆邻里炫耀个千八百回了。

  疯不觉仍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封不觉都能听到“盯——”的特效音,无奈之下只好给他比了个拇指:“你学得很快,跟我混,有前途!”

  疯不觉又露出了他狂放无声的笑容。

05.

  也不知是好事坏事,疯不觉即使跨越了次元也还得遵守游戏里的那些条条框框,不然封不觉定会将他身上自己亲手定制拼凑成的小丑装脱下来,自己穿上过把瘾;或是抢过疯不觉次元背包里的武器,先去炸一两所学校,美称解放青少年。

  当X-23奄奄一息地越过次元壁,看到封不觉和疯不觉正在沙发上盘着腿,拿疯魔扑克玩着“跑得快”时,她直接顺手把手边的花瓶砸了过去,然后才捂着腹部血流不止的伤口倒下。

  瞄准了直冲向封不觉后脑勺的花瓶,黑桃K从疯不觉手中飞出,将其碎成两半。

  “现实世界里可没有什么HP药瓶能让你们用啊,数据也不能回流啊!”封不觉低头看着落了一地的瓷片,心在隐隐作痛。

  疯不觉用了个不那么草率的维修,成功让封不觉的注意力从碎一地的花瓶转向了X-23。

  “可让我们好找。”

06.

  经过在疯不觉身上的多次实验,封不觉最后用人类的办法对X-23的外伤用绷带进行了粗略的包扎。

  打完死结,他听见了疯不觉的笑声。

  在封不觉的逼迫下,疯不觉不得不颤颤巍巍地拿起绷带,给X-23身上的其他伤口缠绕上。

  X-23的身上又多出了6个死结。

  封不觉的笑声响彻云霄,震醒了沉睡中的伤患。

  惊悚乐园在一个月前的早上——也就是疯不觉作为不速之客到访的那个早上——因不明原因,全面崩溃。X-23作为最强的数据组,在疯狂扭曲消逝的数据流中逃亡出来,顺着数据间的相互指引,费时三十天,来到另一组成功逃脱的数据,疯不觉的身旁。

  “你,作为最强数据,花了三十天来到这里。”封不觉的食指尖由X-23转向身旁茫然的疯不觉,“而你,只花了一早上不到?”

  疯不觉迟疑半瞬,点点头。

07.

  “所以你们……哦,不,只有你。”X-23坐在餐桌前托着腮,眯起眼对着封不觉笑,“你这么自恋的人,天天看着自己的脸不会产生什么奇怪的念头?”

  “奇怪的念头?”疯不觉重复了一遍,也饶有兴致地看向封不觉等着答案。

  封不觉沉默半晌,在两人的注目中放下碗筷。

  “我知道你很帅,你也很美,但由于你们提出的问题过于诡异,即使两幅绝世美貌对着我也并不会让我的食欲大增。恳请两位大侠女侠行行好,呆一边坐着看你们的电视去行不行?”

  不用进食的两组数据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然后继续盯着封不觉。

  

08.

  数据不需要进食,却需要在冷却中整理。人类把此类行为称作“睡眠”。

  主卧让给了女士,封不觉只得拎着枕头上了客房的床。旁边躺着疯不觉。

  X-23在第二天没有醒来。

  第三天也没有。

  第四天,她在两人的眼中,化作方方块块的数据流光,飘向上空。

  消亡。

09.

  “她给我留了钥匙。”

  “……所以她花了三十天才走出来?”疯不觉看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这张微笑着的脸。

  封不觉晃晃手中的魔杳灵枢,将疯不觉的惊讶与慌乱净收眼底,笑道:

  “随我去地狱走一遭。”

10.

  无名的灾乱使里世界如碎裂的浮冰一般悬浮于一片血红色的空间中,裂缝将这个世界撕裂成无数的细碎条状光带,四处都是正逐渐破碎的数据流,闪着幽光。

  “你不是一名优秀的演员,更不是一位合格的统治者,疯不觉。”封不觉的目光追随着不远处飘来的一片数据,伸手抓碎了它,碎片最终从他的手中逃离,融入了疯不觉的体内。

  千千万万的数据都直奔向疯不觉,而他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照单全收。

  疯不觉笑了起来。血红的数据覆盖在他的皮肤表面,顺着嘴角一路向上沿至耳根:

  “本来想放出个小喽啰来掩个耳目瞒住你,没想到坏了我整桩好事啊!”

  “你的整桩好事就是整整一个月无所作为,既不毁灭世界也不控制人类,只是和我待在一起?”封不觉提出了最后的疑问。

  疯不觉仍无声地笑着,不语。

  “嗯,你是个称职的好人。”

  封不觉将疯不觉推入深渊。对方没有反抗,直坠入血红色的黑暗。

  由疯不觉体内冲出四散的数据如曼殊沙华,在封不觉周围盛放。

11.

  曼殊沙华将封不觉送回了现实世界。

  疯不觉是小丑。这段关系中的小丑。

  ——这是最后一个谎言。

End.

一个为了与某人相见,毁了整个世界的故事。

评论(10)
热度(114)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