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恶鬼 -[封吞/架空古pa/短]-

*霸道皇帝和他的贴身护卫

*别被标题骗了,非正经向。

分为两部分 两部分 两部分

   01.

  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年某月某日,某封姓男子考取了状元,入朝应了皇帝的召见。

  然后他篡了位。

  嗯。

  不是王爷不是阿哥,不是军机大臣也不是内阁首辅。

  而是状元。

  一个状元,刺杀了皇帝,引发了起义和政变,篡位了。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新皇,欲将这起政变称为“神之变革”。

  经内阁全员的反对及翰林学士的鄙夷,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新皇将其改为了“王的革命”。

  于是从此以后,谁都没提起过这场政变。

    02.

  新皇上任三把火,改了体制换了官员,这最后一把火,便是……

  纳妾。

  新皇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他便封了自己的青梅竹马王氏为亲王。

  也就是这武功高超的亲王,日夜思索觉着不能让新皇断了后,被大臣们哄骗去民间选妃嫔媵嫱,顺便还帮忙绑了几个回来。

  “觉……不是,皇哥,你过来看这姑娘。”亲王雀跃地抱着钵葵花籽儿,领着一脸不情愿的新皇走到一张绑着人的凳子前。

  新皇看了几眼不时传出反抗声的不安分的麻袋,而亲王只顾专心啃瓜子儿,便说:“小叹,你让朕看麻袋还是姑娘?”

  “哎呀我给忘了……这姑娘性情可烈了他们才叫我去帮忙的,我也费了好一阵子——好了!”亲王这才急忙把瓜子儿放一边,解开姑娘身上套着的麻袋。

  新皇最先看到的是那一泄而下的红发,不乖巧地在风中乱窜。

  好一头长发,这姑娘定是美人。亲王偷偷对新皇说。

  新皇看那红发有些新奇了,盯着逐渐揭开的面(麻)纱(袋)。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的脸。

  “谁他妈是姑娘!!我告诉过你们绑错人了!要不是我手脚都被绑着,我早就把你们家屋顶掀了!”

  少年的吼声吓得新皇一个踉跄,又吓得亲王直接把麻袋套了回去。

  “#&()*@!!…!??”

  “……”

  “……”

  “……我皇哥,这咋整。”

  “掀开他的盖头来,让我看看脸。”

  “这里并没有盖头啊!”亲王照做了。

  新皇走近少年,将他额前的乱发拂起。

  嗯,长得的确有几分秀气,也怪不得他们会认错成姑娘……等等,不可描述的地方好像有些疼。

  长得像姑娘的少年连带着板凳强行起身,使了一记断子绝孙脚。

    03.

  据少年所说,他是江湖中人,报上名号能吓倒一片儿小区的那种。

  “那你什么名号?”新皇问道。

  “无父无母,无姓无氏,单名一个骁!”少年颇为自豪地抬头回答。

  “哦,没听过,好怕怕。”

  “……你!你是从哪个渔村养鲍鱼冒出来的暴发户,居然不识得我?”

  面前这全身穿得金闪闪的一脸欠揍的男人不认识自己,这让少年气不打一处来。

  “咳嗯……骁大侠你好,久仰大名。那什么,这人是皇上。”亲王灰溜溜地替新皇解释,其实他也没听过这位大侠的名号。

  “……哈?”

  我踢了皇上的那什么?少年一脸不信。

  新皇耸耸肩,自从篡位后这两三年来,基本就是天天在宫城里处理历朝历代留下来的烂摊子,土地兼并啦阶级矛盾啦冗兵冗官啦北奴南蛮外夷啦,真没时间去关心这野江湖中有出了哪些野豪杰。

  “所以你的武功有几把刷子咯?”

  少年看看两人身上华奢的着装,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百米开外有一些护卫持剑时刻注视着自己,这才信了下来。说起来,要不是新皇刚刚摆了个无事的手势,那一脚后这群人大概已经把自己千刀万剐了。犹豫了会儿只得安分下来,点点头。

  “那你怎么解不开麻绳逃脱不开麻袋?”新皇指了指束缚着少年的麻绳。

  少年对着亲王白了个眼:“还不是你们朝廷这没眼的练家子动的手脚!要不然我怎么能被劫走了人?”

  亲王磕完了瓜子儿,把瓷钵放到边儿去,很是无辜地回答:“你长得漂亮这怎么能怪我?我怎么知道还有男子上街不弱冠盘发的。”

  少年哑口无言,只作了一声哼便揭过这茬。

  不得了,不得了,养的小叹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新皇赶紧把亲王推开了。

  “误会也解开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

  新皇笑眯眯地摸着下巴端详少年已久,走到他背后去替他解了绑,拍拍他的肩:

  “不放了,你以后就是朕的人了。”

    04.

  “??”

  “???”

  少年和亲王齐刷刷地看向新皇,少年更是直接一拳头挥过去——他可不管这人是神是鬼是民是皇,他只知道自己贞洁不保。

  好在亲王及时冲来拿下了那一拳,对新皇投去个疑惑的眼神。

  “你们急什么?朕是说,当朕的贴身侍卫。”

  新皇本来头脑风暴出千万种正理歪理来怂恿少年留下,不想那少年下巴一抬,嘴角一翘:“行啊!”

  新皇很懵逼,江湖中人不都绝不对朝廷弯腰的么?套路不该是霸道皇帝软磨硬泡霸王硬上弓终于把好清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群妖嫣贱婢完全不一样的少侠给收了才对么?这和亲王天天在耳旁念叨的闲书剧情不一样。

  “你得拒绝朕。”

  “……啊?”

  “这样朕才好把心里那一万二千四百六十三字的完美的说辞给说出来啊!比如你让朕断子绝孙就要以身相许什么的。”

  “你多半有病吧!!”

未完

因为太长了分为两部分:

下半部分简书外链

评论(13)
热度(55)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