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叶黄】Hybrid Child - (18)-(19)

*原在贴吧更新,此为自搬。相关说明有兴趣的点击归档/直接点击http://ocean-pie.lofter.com/post/1e94b847_d65e09d查看,就不水字数了,谢谢大佬们。


18.

  已经到了赌场的换班时段,宛若暴风雨前的平静,面前的人再怎么慌张,黄少天也只是冷静地趴在吧台上,不再年幼的细长眼眸不知望向何处,金褐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比平时略微黯淡的光芒。

  魏琛急的想过去拍拍他告诉他现在的情况有多紧急,叶爸爸拦住他对他摆摆手摇头,魏琛只好作罢,两人看着黄少天在心里叹口气。

  “在等叶修回来?”此时显得异常平静的还有另一个人,喻文州。先前刘小别早已在换班时间拍屁股走人不知去向,几人只好盯着喻文州发问,结果喻文州理所当然地对魏琛投出疑惑的眼神,说是之前前辈就有提到过叶家双胞胎的事。依魏琛这老糊涂,这种情况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但让提起戒备的狼放下森严的目光可不容易,几人只是半信半疑,表面上一边取笑魏琛一边打着哈哈,心里谁都清楚不可完全相信。

  喻文州自然明白,这种情况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种事胡乱猜是没有结果的,到后面叶家自有解决的办法。

  黄少天被喻文州的声音从神游中拉了回来,还不大能反应过来,嘴上哼哼了几声算是回应。喻文州心领神会地一笑便不再接话,回到更衣室换上私服对几人告了别正式下班。

  “哈喽!!魏老大!咦方锐你今天怎么也在?黄少天啊早啊!哇塞老大你今天穿得这么帅!”一声爽朗的招呼彻底把黄少天的魂拉了回来,还附赠一个冷颤。抬头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背上的纹身在黑色背心的遮挡下随着走动的动作若隐若现,一头的金色长发逆着光让黄少天睁不开眼。

  黄少天心一咯噔,我靠,这包子今天怎么那么早来?!不过,这家伙倒是还算可信的,完全没有一点疑虑地把文质彬彬的叶秋当作了懒散颓废的叶修…

  包容兴,让赌场和赌客又爱又恨的发牌荷官,少数的几个能让黄少天气死的男人。之前所说的督查监督自家发牌荷官脑子短路的情况,在包子身上极为频繁,一般的督查拦也拦不住。

  普通的督查早就被他累得辞职或者小报告,好在他来赌场没多久就找到合适的督查——罗辑。是这赌场中少有的文化人,文化底蕴还特别高,原先是发牌荷官,但由于他的赌法太过于理想化,屡战屡败,最终抱着试一试的方法被派来当包子的督查。意料之外的是,理性的分析帮包子减少了不少乌龙。

  但是,如果包子的特点仅仅是乌龙,那么包容兴只有被赌场开除的份,让人矛盾的是,同样也有很多情况他都有出乎赌客意料的赌法,最后席卷全桌砝码,给赌场赢取了不少暴利。魏琛和叶修无数次在他犯傻之后想,这家伙的脑回路不是常人能推测的,一咬牙,算了,留着!这一留,可苦了黄少天,常常被他没有头脑却又理直气壮的发言给气死……有时还揪着他唱歌,简直魔音灌耳。

  所以,在包子一蹦一跳地奔进更衣室时,我们大名鼎鼎的黄少天大大连滚带爬地逃出赌场,连招呼都忘记了打。一出门想起还有叶爸爸和叶秋在那,再想了想,两人都不是傻子这种直线路线肯定能够自己回家,便头也不回地继续“逃亡”。

  赌场的正对面就是一座卖渔桥,下午常有些老妇人老渔夫在上面叫卖海鲜蔬果,直到临近晚饭时间夕阳的余晖洒在拱桥上的石板,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时才各自离去。

  这时桥上只剩下一位最年迈的老妇人,弯着她早已变形的、年迈苍老的腰,眯起她早已模糊的双眼,用她早已粗糙的双手慢慢地在地上摸索什么,黄少天忙上去蹲下身帮老妇人捡起滚落在地的桔。

  一想到多少年以后,每一个人都会变成那样,甚至是叶修那样的人,年轻时再潇洒年老后也步履蹒跚非得让人扶着他,黄少天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

  走过这座卖渔桥,是这附近唯一的森林公园。虽是一片小森林,走在树林之中也是在这夏日中难得的凉爽,在黄少天中学生模样和叶修闹别扭的时候还怄气跑来这里过,最后在深夜听到周围风吹进枝桠间窸窸窣窣的声音,怕得全身颤抖着紧抱大树不放;直到叶修终于喊破了嗓子找到他,一言不发地将他抱进怀里,拍拍他颤抖的背,小少天立刻紧抱着叶修不放,叶修就这么用宅男身躯把中学生大的黄少天抱了一路给抱回家。

  虽然要绕好一段路,但沿着森林的边缘走能走到另一座桥,能走到苏沐秋的杂货铺。黄少天不知道这座桥的名字,问叶修也不知道。后来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黄少天在这桥上一边跑一边笑,不出意料地摔了个大跟头,笑得叶修连把他拉起来都忘了,最后一边揉着黄少天脑门上的大包,一边给这座桥取名叫少天桥。

  从少天桥上下来,黄少天想到那时的事脸还羞得发烫,当初怎么那么傻呢居然能平地摔…哦不,弧地摔,这也是座拱桥。夕阳快落山了,在桥跟刚好能瞧见杂货铺开起了灯,灯光透过纱窗把底下的石板地照得暖烘烘的。黄少天心头也被照得痒痒的,虽然赌场是叶修的地盘,但真要说他的第二个家,还是那杂货铺,醒来第一次见到叶修第一次叫叶修的名字第一次钻进他怀里第一次对他撒娇的地方。

  “嗨沐秋沐秋我今天也来日常打卡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嘘…原来苏妹子在睡觉……”黄少天拉开门帘,杂货铺和往常一样,货物凌乱不堪地随便放在地上,收银台上堆满了些莫名其妙的书籍,苏沐秋难得地蹲在地上整理货物,而苏沐橙窝在安乐椅上酣睡,他只好猛地降低了音量。

  “嗨小家伙,……你的叶修呢?居然没跟你一起来?”苏沐秋回头对黄少天笑了一下,看向黄少天的背后一愣,问道。

  黄少天也一愣,顾不得小家伙那个称呼,重新扫视着杂货铺。杂货铺和往常一样,货物凌乱不堪地随便放在地上,苏沐秋蹲在地上整理货物,收银台上堆着书,躲在书堆后的苏沐橙窝在安乐椅上酣睡,灯光暖暖地照着室内,还能看见空气中飘着的些许灰尘,上方的阁楼安安静静……没有叶修。

  “叶修他……不是来找你了吗?”


19.

 “……叶修他…不是来找你了吗?”

 “找我?”苏沐秋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走到柜台后帮苏沐橙掖掖被子,抬眼看向桌上的时钟,正六点半,“他早上来找我之后就应该已经回去了,他没回家?”

  “不是,不是早上的事!他刚刚……大概一小时前,还是两小时前?不知道反正就是下午我们在赌场他突然跟我说要去找你,好像是因为唐氏那些老混蛋们打算在这里也开个赌场跟叶修他们抢生意……这你就不仁义啊都不告诉我!这事你总不会不知道吧?”黄少天四处看了眼,随手拿了张板凳坐在柜台前,手撑着下巴看向苏沐秋。

  苏沐秋有些尴尬地笑笑,手上还不忘整理着柜台上被自己翻得杂乱的书堆:“哈哈……我当然知道。这不你跟叶修黏得紧吗?哪有时间告诉你?”

  “我那是!那是……这不当然的嘛!我是他的Hybrid Child啊!”黄少天一时间语塞。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叶修不知道上哪儿去你倒是一点也不急啊?”苏沐秋转身面向书架上的一堆书,把刚收拾的书籍放上去后熟练地在右上角的两本书籍间夹着的文件夹拿出,放到柜台上。

  黄少天顺手娴熟地将文件夹打开找出其中一页文件,拿起笔筒中的签字笔唰唰地在页尾签上自己的名字,顿了顿合起来还给苏沐秋:“他那么大个人了又不会丢到哪里去再说这里可是他的主场……他担心我还差不多!呸不是…我的意思是,那群人现阶段的目标还不会是他,他们还没被逼急呢,这种情况下我失踪的可能性还更大些。我只是奇怪他说好的来你这怎么就不来了,你说他又不是老头子又不是小孩子的哪会丢呢!这是去哪了?……你别用这样的笑看我,我只是好奇,好奇!”

  “好好,好奇是吧?”苏沐秋似笑非笑地摇摇头,蹲下身来在柜台下方摸索着什么,不消片刻就拿出一个类似显示屏的东西递给黄少天,“喏,给你好奇好奇。”

  虽然嘴上这样嘴硬,黄少天还是急切地接过来。

  “我觉得你们唐氏真够狠的,在我身上放追踪器不说,给叶修的那个接收器背后也还有追踪器啊?太狠了!不过你能伪造假的接收器报告给上头更狠……啧啧啧。真不愧是无间道!对了,他早上过来跟你说了些什么?发现了你是卧底这件事吧?”

  “他发现了,还跟你一样用了无间道这个词,无间道不狠点怎么行?”苏沐秋走出柜台,站到黄少天身边视线落在显示屏的光点上,很快反应出叶修的所在地,眉头立马蹙起低声道,“跟我确定之后就走了,他的脾气当然是想自己解决……叶修怎么会去那里?你有跟他说什么吗?”

  “啊?我没有啊?他连我知道自己身份这件事都不知道……”黄少天疑惑地抬头看着苏沐秋的表情,心里的担心不由得又加深了几分,“…沐秋你这什么表情?叶修他到哪里去了这么严重吗?别说是唐氏的基地啊怎么的这些事情我可不知道啊你快说!”

  “不至于。那不过是唐氏要建的赌场的地方……”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向熟睡的苏沐橙。苏沐秋一咬牙,喊了声“走”,两人迅速地将小型显示器藏到苏沐秋身上,藏好刚才黄少天签字的文件袋后关灯走出杂货铺。

  苏沐秋正掏着钥匙锁门,黄少天犹豫着终于开口:“喂,沐秋,你……苏妹子不管啦?”

  “别忘了沐橙可是比你更早接触这些事情啊!不用担心,她可是我的妹妹。”苏沐秋收好钥匙,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催促他前进,“走吧,皇上不急太监急。先找你的叶修去。”

  -

  由于已经是傍晚时分,唐氏赌场的工地现场除了叶修空无一人,工人和监督们早已收拾打包回家走人。叶修正穿梭于各样的钢筋水泥中,最后走进初见雏形的赌场四处打量,沉吟了一声,很快周围就传来回声。果然比想象中的空旷许多。

  作为资产能和叶氏并驾齐驱的大企业,对这赌场的资金投入一定是非常可观,这从赌场的面积占地就能看出来。但叶修管理的赌场开业早已是十余年前的事,叶家赌场的规模和唐氏的远远不能相比。

  天边快要烧起的火烧云提醒着叶修时间的流逝,也同样让只是稍见雏形的赌场内格外昏暗,叶修只得作罢。

  刚才的确是先想找到苏沐秋,中途突然看见一辆运载着沙土的货车停在附近的工地上,最后假装途经工地问路才确定这就是唐氏赌场的建址。踏破铁鞋无觅处,本来想过来跟唐氏那些人会会面,再不济跟小工打听几个消息也是好的,哪想工人们竟这么早就下班。他叹口气回身走向大门口。

  “我以为是谁这么敬职敬业大晚餐时间的还在工地,进来一看,哟,这不是叶总裁的儿子嘛?怎么?说好的互相不插手,现在你们却先破坏条约了?”

  刚准备踏出大门,眼前一个身影背着光向他走来还说着嚣张跋邑的话,叶修心生奇怪却没停下脚步,从对方身前走过站定到他面前了才定睛一看

  原来是他!…………这谁啊?

  “不好意思,我认识你吗?”叶修莫名其妙地靠在墙上,拿出烟点着吸了一口。心事多的时候,也许是心理作用,当烟雾从嘴里慢慢随着吐息飘向空中时,吸烟确实有效地能通一口气。

  对方一闻见烟味立马皱起了眉侧头用手扇扇面前的烟雾:“想不到仪表堂堂的叶秋私底下也是个会吸烟的人啊!叶总裁知道吗?”

  “唷不好意思你怕烟啊?那我换个方向……嗯,叶秋?”叶修一愣,反应过来微眯着眼看着面前这人,这才仔细地打量着他。虽说是西装革履,但没系领带,西装外套也没有正规地扣上扣子而是随意地敞开来露出里面的白衬衫,就连白衬衫领口的扣也只扣了一个,倒像是哪家浑浑噩噩的大少爷。

  叶修直起身来抖抖烟,想了想干脆在没有喷漆的墙上掐灭,接着说道,“是我,我记性不好,你是哪位?”

  对方的眉角挑了挑,咬牙切齿道:“孙翔!前几天还跟你们叶氏面谈失败的孙翔!……你的烟头别乱扔,垃圾桶在那里!”

———TBC———


评论
热度(15)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