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 慎fo 躺尸

死亡的掮客 - (02) - [封吞/军事架空]

*前文直通车:   01

*活在脑洞,死在中途。


02.

  夜色将至。

  扣押着封不觉的特部军车缓缓驶入地下室,片刻后被全程蒙着眼的封不觉背着拷牢的双手,与身边的王叹之一起等待着。

  “我说小叹,直接送我去关押区得了,还等谁呢?”

  “觉哥,虽然我们是发小,现在我和你暂时可算是敌对关系啊……你还是安分一点吧。”王叹之整了整军装,没有回答封不觉的问题。

  王叹之,男,军事世家出身,隶属于陆军特种部队,五大长官之一,中将。

  封不觉耸耸肩,左手手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右手手心。

  五分钟后,随着电梯下落、门开,青年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打晕他。”

  当封不觉的视野再次恢复光亮时,自己已置身于龙郡陆军特种部队秘密基地的关押区中的一间牢房中。

  与先前的相差无几,四周是冰冷的泛着光泽的金属墙,不远处只有审讯桌和两张椅子,身下是直接放置在地上的床垫,枕着枕头身上盖着被子,手脚都被铁铐铁链束缚着。最明显的差别是颈部的异物感——脖子上多了个耷拉着链子的项圈。

  “为了防止我越狱,还真是绝啊,还带突袭的。”封不觉对靠在角落的身影说道,指指自己隐隐带痛的后脑勺。

  “因为那是必要举措,免得你有意识地根据路线推测基地的大致构造。”吞天鬼骁的轮廓渐渐从黑暗中隐现,来到他的身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床垫上的封不觉。

  “你很聪明。”

  事实上,他不仅能够推测出大致构造,还能根据步数准确测量距离,结合除视觉外的五感所捕捉到的信息,从而在脑中构建出一个完整的基地模型。

  当然,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

  封不觉刚才不仅被打晕失去了意识,就连移动方式,也是多人将他放在担护架上抬起进行“运送”的,都是吞天鬼骁的命令。

  吞天鬼骁没有王叹之雄厚的家庭背景作推力,能孑然一身年纪轻轻就踏上别人遥不可及的高位,是因为他有勇有谋,这是封不觉所欣赏的。

  “果然之前是戴了假发,在外人面前暴露没问题吗?”

  封不觉主动结束了上一话题的深入,转而抬眼端详起面前的少将来。

  此时的吞天鬼骁刚结束训练,与之前不同上身只穿着件迷彩背心,露出精瘦的肌肉,红色的长发被扎成了方便战斗的高马尾,细密的汗珠顺着肌肤轮廓缓缓滴落。

  “你的后路只有两条,通过我这关成为同伴,或一具尸体。”吞天鬼骁用他略显叛逆和轻蔑的笑容回答,“无论哪种,暴不暴露都不是问题。我比较好奇,‘果然’是什么意思?”

  “让我猜猜,少将大人,你一定注意不到自己身上的视线吧?”

  面对封不觉的答非所问,吞天鬼骁露出了疑惑。

  “特种部队都是男人,正值壮年的有需求的男人。你猜猜,在这部队中最惹人注目、体型外貌最接近女性的人是谁?”

  “……”

  封不觉的食指暗示性地指着吞天鬼骁的腹部之下,在空中绕了个圈。

  他在下一秒就吃下了一记拳。

  “下一次就是一整套军体拳!”吞天鬼骁甩下狠话转转拳头转身,关上门离开前身形一顿,回头补充道,“还有,现在的军队有女军是常事吧,独行侠。”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在他的语气里的讽刺中,封不觉还敏锐地捕捉到了些许慌乱。

  “嘶……真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封不觉利用反光的金属墙确认了自己的伤势,左脸的上半部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表皮下积起了污血,并无大碍,就直接在床垫上躺了下去。

  单从体型、外表上看,吞天鬼骁的确是特种部队的男军中最接近女性的存在,却能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即使不用蛋白粉堆砌起震慑作用的大块肌肉,即使没有高大到吓人的身躯,吞天鬼骁这个名号也代表着“最强”。

  这便是“天赋”,名为战斗的天赋。

  但同时身为一名要强的男性,自然是会在意外表上给人的直观感受,吞天鬼骁也不例外,更何况他是个血气方刚的二十岁青年。

  刚才封不觉的举动,让从小只懂得追求力量的青年,第一次意识到了世界上除了“力量”之外的东西的存在。吞天鬼骁低头看着自己单薄的穿着,再抬头瞄了眼门外等候的几位特种兵,犹豫着放慢了脚步,啧了声回过头去。

  “怎么,给我送晚饭的也是你吗?”躺在床上的封不觉悠哉悠哉地翘着二郎腿对刚走进门的吞天鬼骁说道。

  “想得美,我只负责监察你,吃喝有其他人负责。”吞天鬼骁快步走至封不觉身前单手抓紧封不觉领口,将他上身拎起抓走了他身上刚刚运送时用于掩护的军装大衣给自己披上,“我来回收这个。”

  “容我提醒你,你等会儿还得过来拷问我一堆问题。”封不觉似笑非笑地看着掩饰着局促的吞天鬼骁快速离去的背影。

  “我没忘,不用你提醒我。”

  “这才像个二十来岁的人会做的事嘛。”

  没有回话,门被狠狠地砸上。

  这是封不觉的心理战术,吞天鬼骁试图说服自己。

  他是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在短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重新拾起了进行监察任务时应有的警惕,却并不代表他能放下刚认识到的新事物。

  等候的战友跟在自己身后时,他无意识地扣上了大衣,将自己的躯体保护在衣物之下。

  基地的关押区是没有安排看守人的。特种部队的生活仅由任务和训练构成,对于逃出路线必经训练区的关押区来说,上方有着百位邦国的顶尖战力,安排人手来看守是种资源浪费。而基地人员并非只有部队人员,吞天鬼骁所说的负责封不觉一日三餐的,同样也是负责特种部队伙食的工作人员,是由政府秘密应聘的外部人员。上下班都需服用安眠药后由部队人员轮番“蒙眼护送”,和封不觉一样,在基地中被担护架运送到工作坐标才被叫醒取下眼罩。

  不知封不觉是否是深知这点,他并没有打算从给自己送餐的人身上套取什么信息情报。

  即使是想,也套取不了。

  “除了少将,连个活人都不让我接触吗这是?”在听到送餐口处发出“嘀、嘀”的提醒声后,封不觉抬起玻璃板拿过电动传输带上的餐盘,按下一旁的确认按钮后玻璃板立即被锁上。

  虽嘴上这么说着,他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不满的情绪,只是朝墙角的摄像头一笑便低下头在审讯桌上解决自己的晚餐。

  监控器前的吞天鬼骁正嚼着嘴里的红烧肉,见到似乎是给自己看的笑容时皱了皱眉。

  疯子。

  他再次想到报告上的这两个字眼。

  吞天鬼骁再次来到关押区时,封不觉闻到了他身上清爽的柠檬沐浴乳的味道,刚洗完的长发还滴着水。

  “你确实除了我,谁也见不了,包括王叹之——听说你们是朋友。”算是回答完在监控中听到的话后,吞天鬼骁直接坐在审讯桌上,右脚将椅子勾近后踩在桌沿,手臂搭在耸起的膝盖上勾勾手指示意封不觉过来。

  “在牢房门外见到他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这发小是特种部队的,不用怀疑我是不是通过他了解过什么所谓的机密情报。”封不觉耸耸肩坐下。

  “他的事不归我管。”吞天鬼骁挑起眉,“先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为什么知道我戴了假发?”

  “我已经回答过了。”封不觉抬起头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视线。你太惹人注目了,少将大人。”


————————tbc.————————

评论(10)
热度(27)

© 海洋Pie. | Powered by LOFTER